蓮小娜的工商服務時間

224014271_d941e35d8e_o.jpg  
(圖片引用自
兔子DANNI的廚房

 

 

從我有記憶以來,母親就是一個非常傳統、嚴厲的人。

她相當權威,專制裡頭帶著其實是包裝過後的情緒化,因我始終抓不著她瞬息萬變的情緒和隨著心情好壞而不統一的標準,所以我總是動輒得咎。

老是被打,打,就是家規,就是處罰。家法器具,從徒手的巴掌到水管甚至衣架,以及任何唾手可得的東西都是武器...

我一直到上大學都還非常怕她,我懼怕母親的程度,是到了我一想到她只有恐懼,而從來不知道我到底有沒有愛過她。

她是善良人但是硬脾氣,是豆腐心但是刀子嘴,她不懂擁抱我,不懂用正面的態度溝通跟表達情緒,即使想表達關心都還是對我大聲喝罵。而且她之所以這樣,是因為她也被自己困在她的成長時期潛意識的某一段制約裡走不出來,長期下來疑似有躁鬱症。但是每當我和父親試圖勸她去看醫生,她總是非常憤怒的攻擊我們:『我好好的,根本沒有病,有病的是你們....』

她不去看醫生,沒關係...因為後來,我代替她去看醫生了。因為她不斷的長期精神折磨,所以我後來得了重度憂鬱症。

這是在我活了幾十年的歲月,走出憂鬱症的陰影之後,才終於漸漸明白而且諒解的部份...

記得她第一次試圖教我做菜時我十幾歲,只因為我是左撇子,我不會用右手拿菜刀,而她堅持要我用右手拿菜刀,又對我拿菜刀的姿勢很不滿意,頻頻糾正。母親性情急躁,所以越來越大聲,最後已經變責罵。

我因為恐懼被罵被責罰,所以乾脆放棄不學,我只要看到廚房就躲得很遠,我看到菜刀堅持怎麼也不肯拿。之後即使已經遠離家裡,但是對做菜依舊有種莫名的恐懼跟排斥,以至於我一直到出社會很多年之後,依然還是不會做菜。

當時唯一會的,只有電鍋煮白飯、煮泡麵加蛋、包水餃煮水餃,就江郎才盡了。

 

出社會之後談過幾段戀愛,發現自己每每掉入了愛上不太愛我珍惜我的人,然後我費盡心思討好對方,委曲求全只希望對方更愛我的模式。

我也是在對抗憂鬱症的心理諮詢過程中,才知道我也同樣是被潛意識制約的那一群。我的潛意識習慣追尋母親對我態度不好,而我即使覺得不快樂,仍然不會自發性想走開,反而更用力極盡表現或討好,只期望她能肯定我一點,對我和顏悅色一點。

因為我不懂愛自己,我不知道真正的自我在哪裡,所以我必須要努力博得別人的讚美或肯定,才能確信自己的價值或存在感。

所以我當年曾經愛上過花心男,就不是什麼值得驚訝的事情...

我到現在回想起來,依舊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愛上他。即使我很清楚他是不折不扣一枚花花公子。

只因為他曾經對我說過:『我承認我以前很放浪,但是我現在累了,想安定了。』我就無條件相信他。

很蠢?很傻?

可是面對這段感情,我只是一如當初我堅信母親一定是愛我的一樣,不管她實際態度對我如何,我都無條件相信她。

 

還記得某個假日下午,我去找他。他的家人都不在,只剩我跟他。

肚子餓的他懶得出門買東西吃,但是家裡又沒有現成的食物,他問我會不會煮菜。還記得我當時的反應,像記憶回到了母親教我做菜的那一段,我帶著羞愧、害怕和不安的回答他,我沒煮過菜,我不會煮。

平常就比較大男人的他,我以為他聽到這句話,會譏笑我或數落我。

但是他只說,好吧,我煮給你吃!

我楞住!

平常茶來伸手,飯來張口的他,居然說要為了我下廚....

見他在廚房忙碌的身影,我心頭泛起了甜蜜、驚訝、不置信、感動、想哭...等等複雜的情緒,五味雜陳。

 

臨時下廚,絞肉在冰箱來不及解凍,他淋了不少自來水之後,硬是用菜刀劈開。

簡單炒了三樣菜,還有湯。因為他知道我很愛喝湯...

絞肉炒得辣辣香香的,有點類似打拋豬肉的味道。

洋蔥炒蛋,洋蔥色半透明泛著光澤,蛋香四溢,口感鬆軟適中。

沙茶空心菜炒羊肉,空心菜依然脆嫩,羊肉軟中帶嚼勁,鹹香的沙茶味在口中緩緩擴散...

白蘿蔔塊、紅蘿蔔塊在鹹淡適中清湯裡在載浮載沉,透著排骨的香氣和香菜的特殊味道。

 

他說,他是第一次交到不會做菜的女友,所以他也是第一次做菜給女朋友吃。

我含著晶亮的白飯,發現飯是鹹的,因為和著淚水...是帶笑的那種淚。

 

後來,他還是劈腿了....而且用最無情的方式和我決裂。

那道傷口就像用菜刀狠狠切過一般,見骨般的深,悲痛淋漓!

 

那是年少輕狂的往事了。而現在的我,對他已經沒有愛,也沒有恨,更沒有錐心的痛。

我們終究是陌生人了....

當年我最愛的面孔,俊俏迷人的面孔,可是如今我如何努力回想,卻已經描繪不出輪廓。

曾經愛得深切,痛得崩潰..可是那些感覺如今都已經遙遠得像清晨的薄霧一般,早已散去不知痕跡。

 

 

我回憶中僅存的,只剩他曾經為我做菜,那晶亮白飯含在口中的鹹滋味,以及白蘿蔔和紅蘿蔔在清湯裡載浮載沉,伴著排骨和香菜那飄逸的香氣....

 

後來,沒有人再逼我下廚了,也沒有人再特地問我到底會不會煮菜。可是我反而自發性的,學會了很多簡易的料理。會煎肉丸子,會滷白菜,會做綠咖哩...後來會包肉粽。

 

舉起菜刀,就像舉起了回憶,舉起了往事,舉起了潛意識裡頭太多隱藏的東西....

重重拾起,輕輕放下,才能不被傷害,而感受到那一絲絲溫柔___

 

 

創作者介紹

Bel far niente。ยินดี娜娜

蓮娜VS蓮小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禁止留言
  • bonbonsfille
  • 無意間來到這裡,看了妳的文章

    雖然和妳素味平生,但還是替妳感到心疼

    希望妳能堅強面對人生,一起加油!! : )
  • 其實我對過去已經沒有太大傷心了.只是我很清楚內心傷害的後遺症.對潛意識的影響多麼可怕.往往要花上非常多年的時間才能療癒一個傷口...

    其實人類都是看似堅強其實很脆弱的.謝謝你的加油打氣

    蓮娜VS蓮小娜 於 2011/04/12 21:40 回覆

  • 旺旺
  • 寫得真讚!

    好險妳沒有選擇" 愚孝 ", 要不然妳一輩子不會好.

    而且一個從小被忽視或否定的女性, 往往要花費好大

    力氣, 才學會" 重建自我價值 "和不把幸福的寄託

    放在男人身上.

  • 旺旺
  • 小娜寫出心路歷程, 有如醍醐灌頂一般鼓舞人心.

    其實憂鬱症(因人,事引起這方面)會不會好, 重要的關鍵,

    要看這人 卡在哪個關卡, 只要幫助他看到希望,

    再教會他愛自己, 並且學著

    掌握命運和做事情的方法, 就不藥而癒。
     
       
       但這不容易,因為有些較消極,悲觀的個性,必須
     
     一次又一次的演練,才學得會不要擴大不開心,也不要

     就此覺得自己人生無望。 這是天性樂觀的人,

     很難體會的地方。
  • 跟你心路歷程一樣的路人
  • 我母親沒有躁鬱症
    但任何事她都想掌控
    除了高壓專制還會
    加上情緒化的方式表達
    甚至跟版主一樣用"打"來逼我聽話(以前)
    她對我生氣可以一個禮拜忽略我冷淡我
    她給我的情緒我全盤承受
    只有我會聽她敘述那些親戚對她不好的過去
    常常也為爸爸的事生氣
    (我很討厭我爸,雖然沒有搞外遇但對媽媽不好,脾氣很差小時候動不動就動手)
    她不開心我以為是我的錯
    從小我以為看臉色才是解決的方式
    當然在學校同學欺負我
    我沒辦法保護自己
    到出社會也是
    被老鳥欺壓
    人際也是我很大的問題
    過去常常壓抑自己
    幾乎沒有快樂過
    沒自信到講出來的缺點永遠比優點多
    也覺得人生過得好沒意義
    學校家庭兩邊讓我好痛苦
    我希望有好朋友
    但往往被出賣
    快樂的時候真的很少
    或是講笑話時才認為那才是快樂

    我想看病但我不敢
    因為我怕被她罵
    最近要去看但得知保險會拒保問題
    我更不敢去看
    我拼命說服自己我沒有憂鬱症
    但我的腦子全是負面想法
    人生悲觀
    感情跟小娜一樣
    全心相信對方
    努力討好另一半
    希望他可以好好愛我
    但下場一樣都是劈腿
    對任何人
    不懂得拒絕也不懂得走開

    看到版主的心路歷程
    我真得好難過
    因為我懂那種感受
    沒有人可以救自己
    我也是不斷看書
    才讓自己的思想正面
    看到小娜已經走出來
    給我不少勇氣
    謝謝你
    還在苦海的路人女孩
  • 其實我不知道我母親有無躁鬱症.因為她從不去看醫生.是我治療憂鬱症的時候剖析我的家庭狀況,心理諮詢師根據症狀推測應該有.....

    其實寫作是一種很好的方式,當你沒有人可以訴說但又需要一個分享的缺口,你不妨試著寫下來.要公開或不公開都沒關係,我有寫東西的習慣也喜歡分享,從中我常常得到很多陌生的網友支持,這就是一種讓自己感受到回應的力量,其實你沒有想像中孤單的

    加油,很歡迎你有空來這裡聊聊

    蓮娜VS蓮小娜 於 2011/12/15 14:05 回覆

  • pearl
  • 其實我也不知道,當年的我,是不是得過憂鬱症
    母親很少打我,可是言語暴力與長期的不公平對待
    造成的傷害一點也不比肢體暴力小
    曾經,每天晚上都不得安眠,總是在夢靨的掙扎中醒來
    曾經,一邊想著自殺一邊又告訴自己要堅持下去
    曾經,想到回家就站在路邊大哭淚流滿面
    曾經,回到家就無法呼吸,心口上結結實實壓著大石頭
    可是我沒意識過自己的情緒問題有多嚴重
    直到離家幾年後,某次聽了一個笑話發出巫婆的笑聲
    朋友驚訝的告訴我,已經好久沒聽過我那樣輕鬆的大笑
    我才知道,原來,悲傷的烙印留在身上那麼久

    這一切都過去了放下了嗎?我也不是很確定
    只知道現在比以前快樂很多,自由很多
    雖然生活裡還是有很多逃不掉的壓力
    但至少至少,現在選擇權在我手上
    謝謝你的分享,讓我們一起加油吧
  • 其實我相信許多堅強的背後,都是無數淚水堆積而成的

    而每個微笑的背後,都是有許多不為人知的故事

    很開心你的分享

    讓我知道其實類似的感受還是有人能懂

    我們其實都沒有想像中孤單

    謝謝你~^^

    蓮娜VS蓮小娜 於 2012/03/28 13:02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