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少白抖了起來......

他全身無力的癱在地上,全身的肌肉不受控制的不停打顫。他張口欲叫,喉頭卻像被人牢牢掐住似的,半點聲音都發不出來。

他只能勉強從喉頭發出暗啞的『啊.啊』聲。

他的高級皮鞋上染了不少濃稠的鮮紅色,那紅,還夾雜著白鐵灰色。那是混合著腦漿的鮮血!

鮮血是從一個女人身上流出來的,她原本美麗烏黑的秀髮,此時凌亂不堪的披散在路面上,她穿著一襲大紅色洋裝,指甲上豔紅的蔻丹,身體扭成一個非常不自然的姿勢趴著,裙子下露出沾滿了鮮血的白晰雙腿,從勻稱纖細的小腿可以判斷這女人有一副姣好的身材,然而,她已經死了!

路過的行人也發現了,忍不住驚呼起來,引起了更多人注意。於是沒多久一堆人已經靠攏了過來,將面色慘白不住發抖的少白,以及死狀悽慘的女人包圍在內。

一個眼尖的老伯發現女人的右手裡似乎緊握著什麼東西,他大著膽子抽起來一看,發現是一張揉爛的支票。他打開一看,裡面也是怵目驚心的紅色,上頭似乎有些句子,然而字跡已經糊成一團,只能勉強辨認其中三個字___『帶 、你、走』。

『帶你走?阿是誰要帶誰走?』老伯一邊唸著這三個字,一面喃喃自語。

老伯的音量不大,然而聽在少白耳裡,這幾個字卻有如雷鳴,他一時驚嚇過度,昏厥了過去.......





之後的事少白已經沒了印象。當他醒過來時,人已經在某間醫院的病床上。兩名警察側立在病床旁,並且手上拿著一個公文夾板。

『你醒了?』其中一名高瘦的員警注意到他。

『.....』

少白欲張口答話,發現自己還是說不出話來。他只好點點頭,然而發現連點個頭都十分吃力。

『你還好嗎?精神狀況如何?能不能配合我們作筆錄?』那名員警試探性的問。

『....』少白點點頭,停了一下,又用力的搖搖頭。

『是可以還是不可以?』員警又再問了一次。

他還是又點頭又搖頭。

『算啦!看樣子他是真的被嚇傻了,精神狀況似乎不是很理想,我們再找時間過來吧。』另一名員警對高瘦的員警說道。

高瘦的警點點頭,跟著這位員警離開了。

員警離開後,突然一個女的又呼又叫的衝進來。

『少白,少白,你有沒有怎樣?』

這女人看上去大約四五十歲,一頭捲法,身上的穿著和配戴的飾品看起來都非常高檔,不是鑽石就是珍珠,瞧得出這女人非富即貴。跟在女人後頭進來的,則是蓄著鬍子的中年男子,不苟言笑,非常具有威嚴。

中年男子也走到了病床邊,然而他卻高舉起手,一巴掌狠狠甩在少白臉上!

『混帳東西!』

少白似乎被這一巴掌打醒了,他總算從呆滯中回神過來,看清眼前怒眉緊蹙的中年人,怯生生的喚了聲:

『爸.........』

『你還有臉叫我?』中年人更加生氣。

『孩子的爸,你這是做什麼啊?少白都嚇壞了,你還要打他!』女人斥責著中年人,一面放緩口氣說道:

『少白,你沒事吧?我是媽啊!認得嗎?認得嗎?』

『媽.....』

『沒事了,沒事了!』女人禁不住激動,緊緊的抱住心愛的兒子,眼淚忍不住流下來。

『你看看你,就是這樣縱容他,孩子都被你慣壞了!現在可是出了人命的大事呢!』中年人忍不住大聲起來。

『那女人自己要想不開自殺關我們少白什麼事?又不是我們少白下的手,你就是這樣,對他總沒好話,難怪孩子從小就怕你!』女人堅決護著自己的兒子。

『都是你溺愛他,才會把他寵壞了!都幾歲的人了還成天不務正業,吊兒啷當,遊戲人間玩弄其他女孩子的感情這像什麼話?』

『你這做老子的難得一年見不到幾次,一回來就是要兇他,我只剩少白,我不多疼他難不成要像你一樣?再說你在外頭還不是鶯鶯燕燕這麼多,老子都這樣了,你還有臉教訓兒子?』

『怎麼?你現在是全怪我囉?』

兩人忍不住吵了起來!

『爸,媽!你們安靜些,我頭好痛,讓我一個人好好休息行不行?』

在一旁不發一語的少白終於忍不住大叫。

『安靜?老子還沒好好教訓你呢.....』中年人停下爭吵,作勢又要動粗。

『你不許打孩子,走啦,走啦,我們先出去。你讓他好好休息嘛!』

女人死推活拉的,終於和中年人一同離開了病房,房內終於又恢復寂靜。




然而少白內心卻一點兒都不平靜,他內心非常慌亂,只要一閉上眼,腦還裡就不斷浮現那女人慘死的一幕,以及慘死前兩人的對話.......

『姜少白,你敢離開這房間一步,我就馬上死給你看!』

『神經病,瘋女人,要死就去死吧,少來煩我。』

『姜少白,你不要走_____』

他.....他沒想到這女人是認真的,他才剛剛從那女人的屋子離開到樓下,那女人馬上就砰的一聲,像爛破布一樣的墜落在他眼前!

怎...怎麼會?

他之前玩過的女人們,哪個不是都為了他家有錢,和他俊帥的外表才來接近他的嗎?那些女人嘴上說愛他,然而要求他物質上的供給時,那貪得無厭的嘴臉實在令他生厭!

無所謂,他姜少白別的沒有,就是家裡有錢。反正女人都是見錢眼開,當他玩膩了,想甩人時,哪個女的不是哭哭啼啼的?但是當他用大把鈔票砸她們當分手費時,還不都收了錢之後就不再糾纏了?

呵,女人!愚蠢又可笑至極!

他總是在心裡這樣啐著她們,縱然每一位他玩過的女人,都擁有著天使的臉蛋,和完美的身材。

直到他遇到童韻荷___





那是在一個友人的生日派對上,他一眼就看上她了,一頭柔媚的秀髮,未施脂粉卻美麗的臉蛋,以及她那冷若冰霜的態度。

縱橫情場總得意的他,從來沒有碰過釘子。現場女人見著他,莫一不趨之若鶩,然而只有童韻荷這女人,居然可以看都不看她一眼。

他以為她是欲擒故縱,故意疏離以吊他胃口,沒想到當他自以為風度翩翩的接近她時,她冷冷的眼神中居然露出了一抹嘲笑跟不屑!

他看得出她是真的很討厭自己啊!

不過這反倒激起姜少白的鬥志!從來沒有女人能拒絕得了他,當然童韻荷也不可以是例外!

於是他徹底收起了玩世不恭的態度。韻荷討厭奢華,於是他開始穿起他不屑一顧的『雙腳牌』。韻荷喜歡聽音樂會,於是他逼自己惡補那些撈什子的古典音樂。韻荷喜歡看書,於是他被迫常常去逛他以前從未踏進過的誠品書局。韻荷喜歡吃小吃,他忍著難受將夜市那些看起來骯髒噁心的攤位食物吞下肚子.....

他第一次覺得女人原來是如此難以討好,但愛面子的個性使然,他無論如何都不能輸掉這口氣!

這樣非人的日子他持續過了一年多,姜少白覺得自己快要崩潰的時候,沒想到韻荷終於露出一絲動搖了。

很好!

於是少白對她更加體貼溫柔,也顯得更善解人意。最重要的是他終於讓韻荷相信,他這一切都是因為愛她而改變!再加把勁,還怕她不手到擒來嗎?

在一次去山上賞夜景的夜晚,碰到幾個不良青少年抽戀愛稅,少白為了保護韻荷和那群人起了衝突,因而掛了彩。

女人還是感性多於理性吧。在那次之後,韻荷的心就急速向少白靠近!

一開始,少白對於韻荷的傾心還感到有些受寵若驚,因為畢竟是他千辛萬苦追來的。但是後來他發現平時再怎麼特別的女人,在愛情中還不是都一個模樣!吃醋、沒安全感、老愛問東問西.........新鮮感一過,少白突然對韻荷感到非常不耐煩!

最要緊的是,這女人實在悶得令他感到無趣!

不喝酒、不抽煙、不上夜店,連KTV都很少去。除了上班以外,一天到晚只會在家等他過來,還下廚煮了一桌好菜,有時還會幫他整理衣服,活像個家庭主婦。

我姜少白可還沒玩夠啊,別以為這樣就想把我綁進婚姻裡頭!

久了他的本性漸漸恢復,他原以為童韻荷這女人會因此生氣的跟他大吵一場,然後頭也不回的離開。沒想到這女的真的瘋了,居然流著眼淚說期望他玩膩會收手,因為她渴望跟他共組未來。

她對他越是溫柔,他就越厭惡,他開始覺得童韻荷像個甩不掉的蒼蠅,他已經被纏得受不了!

今天他終於決定攤牌,他用盡惡毒的話罵她,只希望她放手讓他走。然而這女人只是嚶嚶哭泣,卻半句話都不說,直到他將一張支票丟在她跟前時,這女人終於爆發了脾氣!

他真的以為她的憤怒只是做做樣子而已啊.........




點此繼續閱讀:親愛的,你在哪裡〈下〉                            

創作者介紹

Bel far niente。ยินดี娜娜

蓮娜VS蓮小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