蓮小娜的工商服務時間

8cde8605.jpg 
圖片來自網路,如有侵權請告知


這部電影由人真事所改編。

 故事背景:盧安達

盧安達位於非洲中部偏東,北臨烏干達,東界坦尚尼亞,西臨剛果民主共和國及基霧湖,南接蒲隆地,位於剛果河與尼羅河之分水嶺,地處東非高原,為一內陸國家,全境多山,地勢向東傾斜,氣候炎熱,雨量充沛,年雨量九百至一千五百公釐,人民大都散居於山陵間從事農牧業,過著簡單原始生活。

 

盧安達當地有兩個種族,一個是胡圖人種,一個是圖西人種。盧安達1918到1962年為比利時殖民地。白人殖民者以圖西人膚色較白,平均身高較高為由,讓佔人口少數的圖西人(約15-18%) 統治佔人口多數 (約 85%) 的胡圖人,因而埋下日後種族屠殺的遠因。

 

盧安達胡圖族與圖西族兩部族長期以來矛盾衝突的直接碰撞。20世紀60年代以前,僅佔人口10%—15%的圖西族在盧安達佔據統治地位,88%的政府官員都是圖西族人,並擁有絕大部分可耕地。1959年,盧安達南部的胡圖族農民開始反抗圖西族貴族的統治並掌了權,把土地重新分配給無地的人,許多圖西族貴族逃到了鄰近國家。

  

1962年盧安達宣佈獨立後,政府也未妥善處理種族問題。圖西族和胡圖族多次發生衝突,戰事持續不斷。在20多年的時間裡,盧安達政府一直對圖西族實行種族歧視政策。在大屠殺前的三年裡,國家控制的媒體把圖西族人等同為國家的敵人,大力加以鞭撻,煽起胡圖族人的恐懼和仇恨。一家受到黨政軍多名要人支援的RTLM廣播電臺,在大屠殺前9個月,宣傳對圖西族人的仇恨,甚至公開宣佈要被消滅的人的名單。

 

1994年4月6日,盧安達總統、胡圖族人哈比亞利馬納的座機在基加利上空被導彈擊落,機上人員全部遇難。該事件立即在盧全國範圍內引發了針對圖西族人的血腥報復。

在這場大屠殺事件中,死亡估計超過100萬人!

 

盧安達飯店

主角保羅是當第一家四星級飯店的住房部經理,他平時最常做的是就是周旋於歐洲各國政要或當地達官顯貴之中,時常賄賂討好這些強權,與他們攀交情。雖然這並非全然出自於他自身的意願,但是他堅信,他現在所做的努力是為了將來鋪路,日後或許他會需要這些人的幫助!

 

由於當年盧安達成為比利時殖民地時,比利時利用圖西族來統治胡圖族,賦予圖西族比胡圖族優越的象徵,當時備受打壓的胡圖族早在心中種下日積月累的怨恨,當比利時撤出盧安達時,卻將政權交給了胡圖族,早已積怨以深的胡圖族自然不會放過這報復仇恨的機會!

 

於是盧安達總統、胡圖族人哈比亞利馬納的座機在基加利上空被導彈擊落,機上人員全部遇難,這件事便成了大屠殺的導火線。

 

當時胡圖族組成了許多的民兵,對圖西族人大肆屠殺。雖然聯合國當時派駐維和部隊來維持和平,但無法鎮壓動亂,由於列強在「盧安達」這個地方沒什麼利益,所以對於動亂並沒有增兵或強勢的行動。

 

法國軍對當時是維和部隊的主力,由於沒有聯合國授意,只能執行撤僑、護送有國家收容的難民。而盧安達的政府軍雖然有軍火兵力,對暴動抱持旁觀的態度,默許種族屠殺,他們只看哪裡有利益,就往哪裡去,而漠視人民的權益和暴動的行為。

 

保羅本身是胡圖族人,但是他心愛的妻子以及許多親近的鄰居、朋友都是圖西族人。所以雖然他能倖免於難,但是其他人卻會淪於被殺害的下場。某天保羅下班回到家,發現家裡擠滿了鄰近所有的鄰居。因為保羅是他們唯一能信任的胡圖族人,保羅的妻子懇求他一同救救大家,在拗不過妻子的苦苦哀求下,他開車將一干人載進了盧安達飯店安置。

 

暴動越演越烈,屠殺的行動也越來越擴大,於是越來越多人陸陸續續逃到了飯店裡,希望能躲避這場屠殺。堅守本分的保羅一開始感到非常為難,但其實內心善良的他卻又不容許自己坐視不管,所以他的內心時時刻刻都在掙扎。

 

當時派駐於當地的一名記者,拍攝到了血淋淋的屠殺畫面,他為此向保羅道歉,表達遺憾之意。保羅回答他道:『我很感謝你拍下了這些事實,能藉由電視在世界各地放送,相信會有更多人知道這件事,進而伸出援手救助!』記者卻面有愧色的說道:『不,並不會有更多人伸出援手的,他們只會坐在自己的電視機前,一邊喊著這真恐怖,然後一面安然的吃著他們自己的晚餐....』

 

除了原本飯店中一百多名的服務人員之外,擠進了越來越多逃難的同胞和孤兒,當時所有的人都把希望寄託在聯合國的維安部隊上,由希望他們保護自己,尤其是保羅更是這麼深信著!但是法國少校的一番話,卻惡狠狠的敲醒保羅的期望!他說:『保羅啊!我對你很失望,因為你很笨!對於國際上的大國而言,你們是什麼呢?對我們而言。你又算什麼呢?你只不過是一個黑人而已,而且還是非洲地區的黑人,你連美國黑人都不是啊!』

 

在非親非故的國與國之間,除了利益,還有什麼呢?這是人性中的醜惡,這是,國與國之間最大的醜陋,只是平時大國都戴著偽善的面具親切的包裝了!盧安達不被重視的原因就在於它是個毫無商業價值及重要戰略地位的黑人國家。 當時只有紅十字會、無國界醫生等救援組織亦無懼炮火,到達當地,拯救平民白姓。

 

美國不想插手干預,其他大國也不想介入,聯合國的維安部隊將要撤兵了,而政府軍卻只在有利益可圖時,才願意出面處理。飯店的食糧越來越少,甚至已經停止了供應用水,大批的難民只能開始喝取游泳池的水。保羅知道一切都只能靠自己了。於是某天他將大家召集到飯店大廳,用無比沈重的心情對所有人訴說著:『我相信在你們當中,一定認識不少其他國家有頭有臉的人物,現在請你們一一打電話給他們,向他們訴說我們目前的真實遭遇,然後,向他們道別。記得,道別時要像對方就正站在自己面前一樣,你正握著對方的手,道別時要真心,要讓他們知道,當你的手一放,或許你們永遠都不會再見面了!要讓他們羞愧,要讓他們流淚....』

 

終於,保羅的電話攻勢奏效了,許多人終於得救,可以被安置在歐洲一些國家。但是剩下的人怎麼辦呢?況且只要大屠殺不停止,惡夢就沒有結束的一天!在越來越困難的情況下,保羅已經漸漸拿不出賄賂的物資去填補政府軍那無底洞般的貪婪了!

 

保羅在最後發揮了睿智,威脅將軍保護難民離開。他對貪得無厭的將軍說道:『你是國際上的黑名單啊!因為你屠殺了成千上百萬的人民!』將軍勃然大怒:『你在胡說些什麼?我可沒有殺任何人!』

 

保羅的理由是:政府軍的漠視,其實就是贊成屠殺,如果事件過後,列強要清算,將軍一定會被判刑,所以保羅要將軍保護難民離開,代價是他以後會幫將軍作證,將軍是拯救過難民的。最後,將軍考慮到自己,於是終於答應幫助其他難民。

 

我覺得保羅是個勇敢善良又偉大的人,由於他的機智和決心,才能讓盧安達飯店1200多名難民得以安全獲救,雖然所得救的人數在這事件中仿若冰山一角,但是他卻盡了自己最大的力量,相較於那些沈默坐視的列強跟忽視人民性命的政府軍,保羅的作為相形偉大!

 

這部電影讓我看了很難過,也很感傷。其實許多人不就像那些電影中漠不關心的人們一樣,雖然初聽聞時會說好恐怖,會說好難過。但那只是當下一時情緒,還是我們真正感同身受了呢?

 

中東戰爭、南亞海嘯、美國911事件.....我們,真的正視、關切過了嗎?還是就如電影所述,只是感嘆個兩聲,就覺得已經不關己事?難道這社會,真的已經冷漠到,讓人覺得世態炎涼?

 

盧安達飯店,血淋淋的為人性,刻劃下歷史的痕跡.....

 

 ---------------------------

盧安達大屠殺記錄片:「與魔鬼握手」

 【大紀元6月29日訊】(大紀元記者安莉莉編譯報導)片長90分鐘,由彼得-雷蒙執導的《與魔鬼握手》是根據前聯合國駐盧安達和平部隊指揮官的達萊爾將軍(Romeo Dallaire),在2003年10月寫的同名小說《與魔鬼握手:人道主義在盧旺達失敗》(Shake Hands with the Devil:The Failure of Humanity in Rwanda)所改編。

 

該片記錄了這名加拿大籍的退休將軍在盧安達大屠殺十週年之際重返盧安達的旅程,也描述他在面對1994年盧安達大屠殺時所發揮的責任感、良知及勇敢。此片獲得美國日舞影展(SundanceFilm Festival)「世界電影」單元最受觀眾歡迎記錄片獎。

 

1993年,達萊爾將軍被指派統領駐盧安達的聯合國維持和平部隊,當時兩個敵對部落胡圖(Hutu)和圖西(Tutsi)剛剛簽下和平協定,然而這表面的和平卻因為胡圖族的總統在一九九四年的飛機失事喪生而破裂,胡圖族激進份子認定這是圖西族的陰謀,因而引發了一場血流成河的集體滅族大屠殺。

 

此種族屠殺因為大使館的迅速撤離、世界各國的漠視而導致80萬人在一百天內被屠殺,受難者大多是圖西族人和胡圖族溫和派。若不是因為圖西人領導的「盧安達愛國陣線」在三個月後取得了軍事勝利,圖西人和胡圖人溫和派可能將被趕盡殺絕。胡圖族和圖西族各佔盧安達全國人口的85%和14%,原本這兩族並無任何的仇恨,但是在歐洲人的殖民主義和種族主義統治之下,胡圖人將圖西人視為等同歐洲殖民者的侵略者。大屠殺就是胡圖精英集團刻意選擇的行為,企圖通過鼓勵仇恨和恐懼來保存自族的權力,讓整個事件成為一個有組織,來自深層社會階層的瘋狂報復行動。

 

達萊爾在當時深刻體會到聯合國和平部隊的力量是多麼微不足道,這十年來也因為這件事情讓他飽受自責。他在離開盧旺達之後,有很長一段時間需要以酒精麻醉自己。雖然達萊爾將軍當時理應承擔起阻止這場暴力的責任,然而這場屠殺的主要因素卻是當時的國際社會對此事的冷漠態度,幾乎所有國家和政府都不能逃避責任。

 

當時聯合國、美國、法蘭西、比利時和一些非洲國家等漠視「聯合國盧安達救助委員會」(United Nations Assistance Mission in Rwanda,UNAMIR)對於大屠殺即將來臨的警告報告。甚至在大屠殺發生時,比利時及美國陸續撤軍,聯合國總部還要求駐盧安達維和部不可介入內戰並避免一切武裝衝突。達萊爾將軍曾經要求支援5500名裝備精良的聯合部隊,然而聯合國卻拒絕向達萊爾提供資金,軍隊,物資。即使達萊爾將軍知道事態嚴重,他的請求卻從來得不到回應,他只能無力地看著盧安達大屠殺發生,看著每天不斷累積的死亡人數卻束手無策,用他僅有的武力保護兩萬五千名盧安達人民。也許盧安達大屠殺不被重視的原因就在於它是個毫無商業價值及重要戰略地位的黑人國家。

 

透過導演出色的剪輯,我們在盧安達大屠殺過去和現在的影像中瞭解到達萊爾的心路歷程。而我們也在電影鏡頭的帶領之下回到那三個月的恐怖瘋狂當中,所有的場景都怵目驚心:有一個場面是在一所教堂中拍攝的,在那裏數十人被殺害,一個孩子乾癟而細小的屍體看起來就像是一幅十字架。這部電影提醒我們,是該仔細聆聽傾聽達萊爾敘述他在盧安達的親身經歷以及他所盡的最大努力的時候了。

 

達賴爾將軍對國際社會做出的特殊貢獻讓他獲得了第25枚的皮爾森和平獎章。盧安達目前種族問題並未完全解決,希望人類能記取歷史的教訓,讓世界的和平持續,別讓種族滅絕的事件再次發生。

 

重返「盧安達飯店」 血跡10年不褪

曾以《以父之名》(In the Name of the Father)入圍柏林影展及奧斯卡最佳編劇獎的導演泰瑞喬治(Terry George),五年前與《盧安達飯店》故事主人翁保羅‧路斯沙巴吉那(Paul Rusesabagina)在歐洲相遇,兩人聊起「盧安達事件」這段撼動天地的歷史悲劇,保羅回憶往事卻猶如昨日,臉上仍有驚恐卻難擋淚如雨下。



保羅謙虛及悲憫地描述完當年動人心魄的親身經歷後,泰瑞喬治呈現了極度矛盾的情緒:『興奮』與『恐懼』。他興奮於獲取了一個集驚險、感人和真實的絕佳電影題材,卻又深恐自己無法精準傳達如此深刻悲慘的歷史。



泰瑞喬治於是說服保羅同他一起重返盧安達,重回事件所在的屠殺現場。保羅在泰瑞喬治陪同下,懷著忐忑的心回到了盧安達,這也是他在屠殺慘劇發生後,首次重返盧安達。他們一行人走過曾經是橫屍遍野的路上,有些路段仍然可見血跡斑斑,甚至許多地方還可見到無數乾屍堆放在一起,讓人怵目驚心。最讓泰瑞喬治震驚的是,「盧安達飯店」外地面上的一大灘血跡,經歷十年風雨竟然毫不褪色,飯店幾經洗刷不成,最後決定讓它自然保留,反而成為現在訪問盧安達的遊客,必到的憑悼之處。這讓泰瑞喬治更堅定要將《盧安達飯店》這段史實拍成電影,讓世人瞭解這段不堪回首的黑暗歷史。

 

 

真人真事

有一張獲得「普立茲新聞特寫攝影獎」的首獎照片,背後有一個悲傷的故事,這張照片是戰地記者凱文.卡特於1994年在盧安達大屠殺中拍到的,畫面中的小女孩在逃亡途中即將餓斃,而背後不遠處的兀鷹正虎視耽耽地等待她的死亡,當時這張照片很具衝擊性,赤裸裸呈現大屠殺的悲慘,但不久後,這位記者自殺了,因為當時人們問他為何拍完照後棄小女孩不顧?他受不了輿論的壓力及良心的譴責…

2005-6-29-050629luanda3.jpg 

 

主人翁Paul Rusesabagina本尊的專訪,經理一家幸運於大屠殺中全身而退

目前一家人定居於比利時,看到經理本人輕描淡寫地回憶十年前大屠殺時的情景,其謙虛及悲憫令人感佩…他靠著那個飯店保全了1200名圖西族人...

c933720a.jpg 
左:男主角 右:本尊

 

 

創作者介紹

Bel far niente。ยินดี娜娜

蓮娜VS蓮小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禁止留言
  • 阿ㄈ
  • 有個地方要修正
    其實胡圖和圖西並非兩族,血緣上他們是一家人
    只是當年值民時代為方便統治,比利時人刻意將鼻子較挺的定為圖西
    因為製造特權階級既容易管理,又能讓百姓將恨對向該階級而不是自己
  • 謝謝你提供的資訊,不過這是陳年文章新貼,所以懶得改了~XD

    蓮娜VS蓮小娜 於 2011/03/04 00:40 回覆

  • 路人
  • 也有個地方要修正
    最後那張照片是在衣索比亞拍的
    而且記者自殺是因為憂鬱症

    另外那名記者
    其實在拍完照片後就把小孩送去紅十字會了
    可以參考普立茲攝影獎的影像紀錄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