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如果我們的相遇是一場錯誤,那麼,這是個最最美麗的錯誤。
如果我們的相愛是一場誤會,那麼,請容許我用這個故事紀念我們的誤會。
如果我們的緣分是一場惡作劇,那麼,請容許我用這個我們曾經合力完成的故事,來證明我用生命愛過你....

----------------------


童話世界的邊界處,有一片普普通通的森林,沒有叫人難以忘記的美景,也沒有特別的奇珍異獸,當然更沒有迪斯奈的各種搶錢生物,只是一個隨處可見,平凡無奇的一片森林。森林裡的小動物們,會一群群聚集,一起尋找食物,一起遊樂,當然獵食與被獵食的生態也是稀疏平常。動物們一邊躲避著彼此的天敵,一邊尋找自己的獵物。森林裡保持著穩定的生態,沒有所謂食物鏈頂端的王者,沒有像獅子、老虎、獵豹的狠腳色,保持著自然且微妙的平衡。這是片算和平的的森林。

 

 

 

 

 

有隻小狐狸,在失去他的族人之後離開原先的定居地,來到這片森林。小狐狸在這片森林裡有段時間了,也認識了一些其他的動物,慢慢地適應了在森林的生活。小狐狸其實沒那麼喜歡肉食,或許是不喜歡獵物撕裂後的血跡四濺,小狐狸的獵食習慣僅在維持維持生命的程度。小狐狸很喜歡到處晃來晃去,小狐狸喜歡很多東西,有時去小溪玩水抓魚,有時爬到小丘上丟石頭,有時在草地上滾來滾去曬太陽。

 

小狐狸過著無拘無束的生活,過著知足、要什麼有什麼的日子。什麼都不缺,什麼都不缺…

 

 

 

 

 

有一天,森林裡來了一隻大野狼,一隻腿受傷一跛一跛的大野狼。大野狼或許是因為掰咖,所以總是找不到吃的東西,總是只能找到賴以維生的食物,沒真正吃飽過。或許是因為大野狼不像其他的兇殘野狼,沒有個永遠餵不飽的胃,沒讓森林降下腥風血雨;森林裡的動物們還不討厭他,甚至覺得他還算討喜。

 

大野狼腳上的傷慢慢的痊癒了,不過可能不小心養成了半素食的習慣,總是不習慣吃肉食大餐,頂多吃吃生魚片。好在這隻大野狼也是獨居動物,也不理會其他野狼的嘲笑,繼續他的半素食生活。

 

大野狼過著無拘無束的生活,過著知足、要什麼有什麼的日子。什麼都不缺,什麼都不缺…

 

 

 

 

 

秋天到了………

 

濃濃的秋意在森林中蔓延,楓葉逐漸黃了,一片片的落下。

 

森林裡的動物們開始準備過冬,希望能在嚴冬到來前找到個溫暖的小窩過冬。

 

 

 

 

 

小狐狸習慣在河邊一棵超過10公尺的大樹樹洞裡縮成一團,他喜歡滾成一團的感覺。

 

大野狼習慣在森林其中一片岩地裡的一個形狀奇特的岩洞中,他喜歡安靜的感覺。

 

 

 

 

 

秋天到了………

 

小狐狸的家,因為有天大雨,河床氾濫淹沒了小狐狸的樹洞…

 

大野狼的家,因為有天地震,岩石崩塌埋起了大野狼的岩洞…

 

 

 

兩隻動物倒也不著急,反正森林裡一定可以找到新的小窩,他們各自開始找尋新的家

 

 

 

在森林約左上角的地方,有一片茂密的灌木藤,不但靠著小山丘,還有條小溪,正是所謂我家門前有小河,後面有山坡的良好定居地。小狐狸與大野狼很湊巧的在同個時間點進入這片灌木林。

 

一個是從最東邊進入的,一個是從最西邊進入的。好在灌木林裡食物充足,小狐狸與大野狼也算吃的不多,兩隻肉食性動物很幸運的不需要為了地盤彼此廝殺…在沒見過面互相廝殺的情況下,兩隻動物在灌木林定居了下來。

 

 

 

 

 

慢慢地,秋深了,冬天越來越近了…

 

冬天的森林很殘酷,清晨的露水往往會為冰霜,讓整片森林呈現白茫茫一片的蕭條光景。12月開始下起雪,群居的動物們總是滾揉成一大坨,靠著彼此的體溫取暖。冬天的酷寒總是會讓森林裡的獨居動物們付出些代價…

 

 

 

 

 

 

 

灌木林裡的食物變少了……

 

小狐狸與大野狼不得不往灌木林深處找尋更多的食物,不知不覺中,小狐狸與大野狼的棲息地越靠越近…他們隱約發現周遭有另一隻獵食者的存在,一邊小心翼翼的保持警戒,一邊拼命在夜晚來臨前找到溫暖的居所躲避嚴寒。

 

 

 

 

 

12月的某一天,應該是聖誕節吧,當然小狐狸與大野狼並不知道聖誕節。這一天,小狐狸與大野狼都沒找到食物,這應該是他們第3天餓肚子了…極度缺乏血糖的軀體有氣無力,餓的感覺被寒冷取代,兩眼發昏…

 

已經下起雪來了,氣溫急速下降,再不趕快找到個落角的地方,以現在的體力來看,凍死一點都不奇怪…小狐狸與大野狼都急著趕快找個地方躲避入夜後的冰寒。

 

小狐狸很幸運的找到個小山洞,小山洞裡沒有其他動物,小狐狸趕緊縮了進去。過了不到七片落葉落下的時間,大野狼也發現了這小山洞,手腳無力發昏的他,趕緊躲了進去。

 

 

 

這是小狐狸與大野狼第一次對壘,或許是因為體力過低無力拼搏,或許是沒有必勝把握的信心,很有默契的,小狐狸與大野狼沒有衝上前互相撕咬,僅是各自在角落警戒著彼此。在不到2公尺的距離,僅僅一個踏步就可咬住對方的喉嚨的距離,小狐狸與大野狼在各自的角落裡互瞪著,低聲嘶吼叫對方滾出去。但小狐狸與大野狼都很清楚,在雪中的森林,沒有個遮雪避寒的地方等於死路一條。他們互不相讓,卻仍不敢貿然上前拼命,小狐狸與大野狼就這樣在寒冷的小山洞裡僵持著……

 

 

 

過了約一百四十二片落葉的時間,氣溫又更低了……小狐狸與大野狼的體力早已到極限,卻又怕對方撲上來大快朵頤,兩隻動物的眼睛都瞇成一條線了…隨著時間流逝,彼此都感受不到對方的殺氣,慢慢地放下警戒,小狐狸與大野狼終於忍不著紛紛睡著了。

 

寒冷的冬天,在被雪掩埋的小山洞裡,小狐狸與大野狼不自覺地向彼此靠近,身體貪婪地渴求對方的體溫。兩隻獨居的肉食動物自然地捲縮在一起……

 

 

 

天亮了,小狐狸醒來馬上第一時間彈開;這動作吵醒了大野狼,大野狼瞬間低吼了一聲,也趕緊拉開了距離。兩隻動物對視著,過了十七片落葉的時間吧? 大野狼緩緩地往洞口移動。小狐狸鬆了口氣,確定大野狼離去之後也趕緊出發覓食。

 

 

 

小狐狸與大野狼今天很幸運地都找到食物,吃了個飽飽的一頓大餐。

 

當晚,兩隻動物又在小山洞洞口前碰到,彼此互看一下對方漲的大大的肚子,會心的笑了聲。過了十一片落葉的時間吧? 大野狼走進小山洞往自己的角落趴下,小狐狸也跟著進去往他自己的角落趴下。(今天他吃的那麼飽,應該不會攻擊我吧?) 兩隻動物都這麼想著進入睡眠…

 

 

 

第二天夜裡,兩隻獨居的肉食動物仍然因為寒冷而捲縮在一起……

 

 

 

第二天清晨,一回生二回熟,兩隻動物沒第一次那麼緊張,帶著微些警戒先後離開。

 

 

 

 

 

小狐狸與大野狼就這樣過了八個很飽的晚上,三十九個半飽的晚上,十八個有點餓的晚上,以及六個好餓的晚上……

 

 

 

那六個好餓的晚上,小狐狸與大野狼習慣性地捲縮在一起取暖,卻忍不住舔著對方的毛皮,甚至輕咬著皮層,試圖感受那血肉可能帶來的飽食感。但是小狐狸與大野狼都很清楚,他們都需要對方在寒冷的冬夜所帶來的溫暖…

 

 

 

對兩隻肉食動物來說,這真的是很奇特的體驗。他們的本性是掠奪、是獵食其他任何會動的生物,奪取他們的一切,讓獵物在自己的胃裡變成自己的血肉;掌控對方的一切,奪取對方的自由,讓對方的生死操之在己…

 

分享、給予這種字眼對習慣獨行的他們來說實在太過於陌生……

 

 

 

『等冬天快結束我就偷偷趁他不注意時撕裂他的喉嚨好好吃個飽!』

 

他們雙方都暗地裡這麼安慰著自己…

 

 

 

 

 

 

 

雪終於開始融化了……

 

 

 

 

 

小狐狸與大野狼都知道時間到了,小狐狸與大野狼準備好下殺手了………

 

 

 

『我不再需要他的體溫了,我要他的血肉成為我的血肉!』

 

他們雙方都暗地裡這麼打算著… 不過卻雙雙隱隱約約發覺了【什麼】,但天大地大沒肚子來的重要對吧……?

 

 

 

在森林開始有植物冒芽開的一天夜裡,小狐狸與大野狼如往常一樣縮在一起,雖然已經不寒冷了,但冬天養成的習慣讓他們還是習慣性地黏在一起捲縮著,雙方的鼻頭都頂著對方的喉嚨,一張嘴就可以咬斷他的咽喉…… 小狐狸與大野狼同時張開嘴,露出利牙………

 

 

 

……………………………………………………………………………………………………………………………………………………………………………………

 

 

 

 

 

………………………………………

 

 

 

……………………………………………………………………………………

 

 

 

………………………………………………………………………………………………………。

 

 

 

…………………………………………………………………………??!?!

 

 

 

 




 

 

 

 

 

阿勒?! 收訊斷了!!!!!!!

 

該死的台灣大哥大,我家的土撥鼠記者好像失去訊號了!!!

 

 

 

看來故事的結局暫時無法知道了…

 

創作者介紹

Bel far niente。ยินดี娜娜

蓮娜VS蓮小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