蓮小娜的工商服務時間


6c287655-658c-45bd-9fe4-e5117ecb56d8.gif 


我沒有權利左右他人的意志,但是我有權利做我認為對的事!_蓮娜



還記得小時候,父母總會用期許的、關愛的眼光,對我們說著:『你長大以後啊,一定要如何如何喔!(出人頭地、品行端正.....等,每個家庭期許不同)』

猶記得小時候,我們也常常充滿對未來的夢想和憧憬,天真但是眼光發亮的說:『我長大要做什麼什麼...』

有的人說,要做最美的新娘,有的人說,要做個好爸爸、好老公。有的人說,想要當醫生、警察、老師.....,每個人夢想不同。但是,每個夢想,都很珍貴!

有的人夢想遠大,希望自己在某個領域、某個舞台,發光發熱。

有的人夢想平凡,只想看到自己立業成家,兒孫滿堂,共享天倫。



每個人都有追求夢想的權利;每個人都有得到幸福的權利。然而,往往在我們感到滿足、感到安逸的時候,我們總會刻意忘記,面對夢碎做心理準備。我們總會刻意忘記,承受傷痛做心理準備....

那是因為在我們的內心深處,其實都不願意『失去』!


然而,在社會上卻有一群人,硬生生摧毀了別人的夢想,惡狠狠敲碎他人的希望,因為他個人的殘暴行為,毀掉的是一個家庭的夢想、期許和幸福。

白髮蒼蒼的父母老淚縱橫,他們再也看不到自己最親愛的子女,一天一點,長大成人。

憔悴消瘦的伴侶痛不欲生,因為她再也看不見親愛的另一半的笑臉,再也不能執子之手,與子協老。

悲傷無辜的孩子痛哭呼喊,因為他呼喚著自己的父親或母親,卻再也不會有人回應,再也給不起他保護和溫暖!



對於死刑犯的行刑與否,死刑留存的議題,台灣這陣子鬧得沸沸揚揚。許多人都把所有關注的焦點,放在『支持廢除死刑』,或者『絕對不能廢除死刑』上。想法不同的人各擁一派,在網路上相互筆戰, 針鋒相對。從一開始的理性辯論,到後面情緒性的字眼大量出現,甚至最後淪為為反對而反對,為嗆聲而嗆聲。

前法務部長王清峰說:『如果可以,我願意代替這44名死刑犯下地獄。』

李家同教授說:『如果我被殺,只要一息尚存,我一定會告訴殺我的人,我絕對寬恕他,也會為他祈禱,更會要求友人照顧他的家人,尤其要使他的孩子不再留在社會黑暗的角落。如果我無法說這些話,我也無所謂,因為我的太太和女兒絕不會痛恨殺我的人,她們一定會為他祈禱,也會照顧他的家人。不僅如此,我的學生不會有一個人希望他被處死刑。』

但是,再多的筆戰,都是空談,再多的言論主張,都只不過是『假設』罷了。因為受害者遭遇的傷痛,是很多人從未遭遇過的。而我們怎麼可能對自己絲毫沒有經歷過的事情有任何的同理心?

我們往往都會高估了自己的能力,就連『原諒』這件事本身都是。我們在事情發生以前,都以為自己夠理性、夠冷靜、夠大方、夠寬容、夠承受傷痛!

但是,再多的以為,都只不過是『假設』罷了。因為受害者遭遇的傷痛,是很多人從未遭遇過的。而我們怎麼可能對自己絲毫沒有經歷過的事情有任何的同理心?

許多廢死人權團體組織裡強而有力的的支持者、推動者,並不是真的都親身經歷過自己的至親遭受他人傷害致死,卻發自內心選擇原諒,才主張廢死的。

他們並不是因為真正經歷過過、完完全全的感同身受過,才有感而發的主張。很多時候他們只是為了自己一廂情願的烏托邦理念,卻打壓、漠視受害者應該得到的公理和正義。因為廢死團體的主導,讓許多受害者家屬反覆再三承受站在法庭上,傷口一再被血淋淋挖開的遽痛,一遍又一遍心碎,卻還是得不到他們所盼望的正義對待。

以下,是真實的故事:

24wg2p.jpg 

一個夢碎的絕望丈夫和老公_本村洋先生,在台灣尚未出版的『絕望與奮鬥』一書中,用心中永遠的最痛,一字一句血淚,紀錄著自己深愛的妻子著妻子和十一個月大的女兒皆遭到殺害的事情。

trl0804221001003-p22.jpg 

本村洋每一次試圖帶著妻子的遺照進入法庭,卻每一次都被迫要用布巾包裹著它,只因為法律不允許這件事情。

本村洋在更審時,所面對的被告辯護律師團,高達二十二人。

關於本村洋先生妻女遭到殺害故事,及全案訴訟經過,詳細敘事請點以下網址閱讀:
http://www.wretch.cc/blog/ykohara2001/8813602




引述宅神朱學恆部落格誰,願意和受害者站在同一邊?裡的幾段文:

網友也留言告訴過我一個故事:在台灣,某一名受害者家屬站在法庭上挺身而出,強忍著喪子之痛參與開庭時,
被告席站著十三名他散盡家財一輩子也請不起的人權大律師。

何海新何爸爸的女兒何佳燕,在民國九十一年十月廿五日被同校老師曾思儒拿水果刀、鐵鍋、電磁爐猛刺或攻擊,把她活活打死。

孤軍奮戰八年,歷經重重更審折磨,頭髮從黑髮變得滿頭花白的何爸爸在上週我們跟他聯絡的過程中一直很難過。

他說他開了好幾次記者會,到處奔走已經身心俱疲。

Forblog642.jpg 

這個社會除了有很多人權團體一廂情願為犯罪者辯護和脫罪之外,也根本沒有保護和照顧到受害者和受害者的家屬。





當大多數的人自以為自己很有道理有理、自以為有見解的高談闊論死刑廢除與否之時,互相隔著網路謾罵筆戰之際,我想請大家靜下來仔細思考,我們這樣爭論、這樣吵鬧,這樣堅持己見,又照顧到受害者及其家屬多少?

答案是零!

受害者家屬的心聲,你真的聆聽過了嗎?

你真的發自內心瞭解,受害者家屬的訴求僅僅是對死刑犯刑行的堅決嗎?

你真的知道,受害者家屬在原諒與否的天平上掙扎的心路歷程嗎?

如果你不曾真正接觸過,真正聆聽過,真正了解過受害者家屬們的心聲。那麼你絕對沒有資格說你的堅持是對的,理念是正確的,因為....你不曾真正明白他們想要的!





引用自朱學恆部落格:

在我們聯絡受害者家屬的過程中,很多人不願意出面,不願意回想,甚至擔心萬一站出來又會再度受到壓力,因為那種撕裂人心的痛苦沒有任何人想要再經歷一次。

因為我們的社會對於受害人和家屬們太過冷酷無情,我們不是袖手旁觀,就是冷漠以對,我也是其中的一份子。

因為沒有人站在他們那一邊,沒有人願意為他們挺身而出。

沒有人願意聆聽他們在暗夜之中的悲泣和哭聲。

因為大多數的一般民眾都以為國家自然會給予他們早先許諾的正義。

而媒體也會因為時間的流逝、沒有新聞性而不願意繼續報導。

所以我們就忘記了。

所以我們就不記得了。

所以他們變得越來越孤單。

所以他們變得越來越無助。

因為真的越來越少人站在他們那一邊。

而有越來越多人站在另外一邊。

朱學恆挺身而出,為這些已經花費掉人生許多寶貴光陰,身心俱疲、飽受痛苦記憶折磨的受害者家屬奔走,號召大家3月27日(六)晚間六點半,一同齊聚在凱達格蘭大道上,一同聆聽受害者家屬說話,讓我們為他們發聲。



這不是一個為了支持廢死或不廢死議題的活動,當天我們不談廢死,我們只聆聽,我們只聊天。

我們只聆聽受害者的故事,我們一同知道,已經離開人世的他或她,是怎麼樣的一個人?

我們只聆聽受害者的故事,我們一同知道,他的個性如何?喜歡什麼事物?有過什麼夢想?

我們只聆聽受害者的故事,我們一同知道,如果他的生命沒有被惡意的結束,他將會擁有什麼樣的人生?踏上什麼樣的道路?


縱然有很多人在朱大的部落格上留言謾罵、嘲笑。甚至有不少人覺得我們只是在做白費力氣的事,甚至有人覺得我們很蠢!

我,蓮娜,只是一名平凡人。

我們,即將上凱達格蘭大道的我們,只是一群平凡人。

我們沒有顯赫的家世,我們請不起散盡家財都請不到的人權大律師。我們很多人終其一生當不起法務部長,我們很多人終其一生認識不了背景強而有力的達官貴人,我們或許改變不了大環境,我們做著許多聰明的人覺得很笨很蠢的事。

但是,別忘了,把一座險峻的山移走的,不是那些自認為聰明的人,而是被大家都嘲笑愚笨的愚公!

我們要讓受害者看見,就算力量再渺小,人數再微薄,這世界上還是有人未曾忘記,每個人都有權利擁有夢想!

我們要讓受害者看見,就算聲音再微弱,人數再微薄,這世界上還是有人願意站在他們那一邊,即使是素未謀面,即使沒有任何酬勞,即使沒有任何利益!

我們辦這個活動不是為了仇恨,不是為了憤怒。

我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愛。

所以,請你來,請你一起加入我們,請你幫忙宣傳,請你告訴身邊的人,請你邀請你的朋友,請邀請你朋友的朋友,請邀請你朋友的朋友的朋友,在3月27號星期六晚上六點半,帶著紅色康乃馨一同到凱達格蘭大道上,讓受害者家屬告訴你屬於他們的真實故事。

我們所做的一切,原因,就如同紅色康乃馨的花語:
熱情、正義,美好,永不放棄!

--------------------------------

如果有網友對這個活動抱持著不瞭解以及疑慮,你們可以閱讀奈奈為這個活動寫的文章,一個以唸過心理學的諮商師角度,溫柔的告訴你有別於廢死議題的溫暖和關注,真正站在關懷、治療、溫暖的角度的關注:

http://www.wretch.cc/blog/abig99/32195818

你可以討厭朱學恆,你可以不認同這個人,但是請你,一定不要因為個人觀感,就放棄選擇做對的事!

蓮娜VS蓮小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禁止留言
  • 貓王子
  • 希望我們的政府可以正式這個問題,別再讓這樣的問題發生
  • 藉由這個活動我想告訴那些父母官,人生不是只有沽名釣譽,還有為了愛!

    蓮娜VS蓮小娜 於 2010/03/22 23:17 回覆

  • 紫綾
  • 我還是會過去~只是沒辦法太早過去當義工= ="

    沒經歷過的事情,永遠沒辦法用同理心去了解!

    不過~那天到底要提前到幾點ㄚ~或許可以跟你們一起過去!!!
  • 星期六是18:30在凱道...我們可以先約地方集合再一起過去

    蓮娜VS蓮小娜 於 2010/03/23 20:2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