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夜的城市依舊熱鬧....

遍地閃爍的霓紅流,不輸給夜空中的銀河。在霓紅包圍的城市下,不管快樂、悲傷、亢奮、失意.....總之,精彩的夜,正要開始。

男人吞了吞口水,有點兒緊張的轉轉錶帶。和女人不是第一次約會了,但是他奇異的感受到今晚會特別的不一樣__

女人今晚穿著一襲香檳金裸背洋裝,鑲著真鑽的耳環在燈光折射下,冷冷發出光芒。又美、又孤傲;讓人驚嘆,又不敢輕易褻瀆。

女人是他合作上的客戶,第一次見面男人就對女人為之傾倒,驚為天人!只是女人永遠都用那溫溫的態度,不冷不熱的。對待著身邊的每一個人。

直到有一回,女人的高跟鞋踩著細碎的步伐走過他身邊,冷不防踉蹌了一下,女人驚呼一聲,男人眼明手快的抱住了她,卻也撞歪了桌子,更窘的是,咖啡翻倒在男人的西裝褲上!

咖啡在男人的西裝褲上放肆的亂流,女人驚慌的下意識伸手想幫男人擦拭,卻又更窘的將手連忙抽回__竄流的咖啡,和男人的勃發,一起擴張!

呵.....男人瞇著眼,忍不住在心底笑了。原來這平常看似精明強悍的女人,也有窘迫嬌羞的小女人面貌!

男人開始有勇氣,放膽追求她。而女人,也似乎默許一般,接受了男人蠶食鯨吞般的,對自己情感領域的侵略。男人會在下班的時候接到女人撒嬌的電話說好想他,女人也會在上班的時候看見一束嬌豔欲滴的玫瑰放在她的桌上。

某次深夜,熟睡中的男人聽見女人打來的電話,在電話裡她驚慌失措的大叫。急急忙忙衝到對方住處,才發現只是地球的老祖宗之一__小強。但是女人穿著薄紗睡衣飛撲到他懷裡,梨花帶淚的模樣,以及睡衣底下玲瓏有緻的身材,都讓他一再微笑說值得。




紫絨的沙發,昏暗的水晶燈。四周耳鬢廝磨的男男女女,都鼓足了男人的勇氣__今夜,我一定要.....

女人從化妝間回來了,凌亂的裝容已經整肅好,然而舵紅的雙頰仍藏不住女人已經喝茫了的事實。她走過來倚著男人身子邊坐下,男人大膽的伸出雙手環抱著她。

他說話,女人咯咯的笑,他在女人耳邊輕吐呵氣,女人發出誘人的低吟...

男人更大膽的,一手向女人敏感點探進,一張嘴,便含住女人嬌小的耳垂。女人的反應、聲音、表情,實在很令他滿意!

今夜,我一定要征服__

『該走了吧?』女人媚眼如絲。

『到我那兒?還是去你那兒?』男人從含住耳垂的雙唇裡迸出話。

『到我家.....』


男人車速與勃發的慾望一樣快,他們手忙腳亂的開門撞進了屋內,男人迫不及待的將女人壓倒在沙發上。

『等等,不要開燈__』女人嬌羞的喊著:

『我...我害羞。』

男人笑了,懷中的可人兒真可愛,真純情!

接著就像天旋地轉般的洪流包圍了他們兩個,男人低啞的嘶吼,女人嬌吟連連,喘氣再喘氣,律動再律動,結合再結合.....直到,兩人都筋疲力盡為止。

突然,男人的手機響了__

『等等,不要接!』女人向八爪章魚般攀向男人。

『寶貝,等我,一下就好。』男人一面哄著女人,一面起身尋找鈴聲來源。

衣服被扔得到處都是,男人在一片漆黑的客廳找尋著手機。

當他握住了手機的同時,手機的微弱燈光也照映出了一雙腳__

『誰?誰?你是誰?快開燈!』男人緊張的大喊。

啪!突然一個亮光照得男人幾乎睜不開眼.....

待他適應光線,才看清楚客廳裡有兩個人!一個當然是方才與他肉體交纏的女人,另一個___

對方坐在輪椅上,身軀縮得小小的,臉上的燒傷滿怖,已經看不清楚他或是她?原來的樣貌。對方抬起頭露出了一個微笑,但是那個笑臉在男人的眼中,卻比地獄的鬼的臉孔還猙獰。

『這...這是怎麼回事?』男人喘著氣問。

『親愛的,先喝口酒壓壓驚再說吧。』女人適時的遞上一杯烈酒。

男人一飲而盡,然而接下來的發展才更令他震驚。女人張開雙臂抱著輪椅上那團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東西,表情卻異常溫柔__那是跟女人認識這麼就久以來,男人從未見到的表情。

對了....溫柔,難怪他總覺得少了什麼,他當下恍然大悟!女人不管對他多麼好,表情笑容多麼美麗,但是眼神總是冷冰冰的....


『這究竟是怎麼回事?』男人忍不住大吼!

『來,我跟你介紹,她是我姊姊!』女人依舊不看男人,只對著懷中的人兒微笑。

接下來的話更令男人差點崩潰!

『而我...是她弟弟!』

男人張口結舌,說不出話來。女人卻沒有注意到男人的反應一般,自顧說著:

『我們從小就相依為命,因為雙親很早就去世了。都是我姊姊一手將我拉拔大的。而偏偏我小時候調皮不懂事,趁姊姊不在的時候玩火,將整個房子都燒掉了,姊姊從外頭回來,看到已經成為一片火海的家裡,卻仍奮不顧身的衝進來救我.......』

女人此時慢慢轉過頭來面對著男人:

『我跟你是客戶,我從你身旁絆了一跤、我接近你,向你示愛、示好.....一切,都不是巧合,都是我精心安排的。』

『為什麼....?』男人開始微微冒著冷汗。

『因為,你是我姊姊國中時候青梅竹馬的男朋友!』女人眼眶含著淚:

『火災之後,姊姊與你斷了聯繫。她為了救我燒成這樣的面容,她已經不敢再見你,可是她一直想讓你知道,她當初的無故離開不是變心或惡意。是我奪走姊姊的人生,是我奪走姊姊的幸福。但是姊姊不怪我.....我是自願變性的,我想當她的分身,我......』

男人沈默了.....

他終於聽見了女人__那個坐在輪椅上的女人內心深沈已久的聲音。

那彷彿黑暗中透出的微光一般,微弱、卻清晰的聲音___

我愛你....

蓮娜VS蓮小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