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血來潮打開了這裡。

發現距離上一次上來,最後一篇的日期停留在2015.8.2,不多不少,距離剛好整整一年,又零五天。

其實我離開了部落格,到網路上各大小社群團體流浪,有些地方我只駐足停留一下便離開,有的因為網站倒閉而被迫流浪,有的地方我留下來了,但是我還在觀望,會停留多久?不知道。




一直想找個可以交朋友聊天認識人,又同時能寫寫文章的網站,如今仍舊在尋覓。

曾經『愛魅奇』真的是我覺得完全符合交友跟寫文的網站,那裡的人素質都不錯,亂槍打鳥沒水準虧妹的人幾乎少之又少,也沒有什麼擠乳溝賣弄肉體的自拍妹出沒,色情的蹤跡幾乎是不可能,因為那裡的網友相當團結也相當照顧網站,有造成他人不舒服的人物出沒,都會通知舉報甚至大家輪流公幹,讓這些人覺得無法不靠真心誠意生存。可惜,因為諸多原因,網站已成了過去。

我停掉了部落格,不代表我停掉了寫作,些寫文章抒發情感依舊是我無法捨棄的習慣,只是換了環境,認真看完字的人有多少?有共鳴的人還有多少?願意討論的人還有多少?



其實我很常在網路上被認出來。因為我始終都用同一個名字。

所以蠻常遇到不少網友留言對我說『蓮娜,你是那個蓮娜嗎?』

甚至還貼我的部落格網址想讓我確認(ㄟㄟㄟ,沒禮貌,下次不要這樣!XD)

甚至不少人進而問我,為什麼不再經營部落格了呢?他們喜歡我的文字,也因為我分享過的情感文章而獲益良多....




這讓我想到了一個劍客與老師父的故事:

曾經有一個武術高強的劍客,他行走江湖,擊敗許多強手,雖然有時也會落敗,但是他依舊不畏懼,繼續迎接各種挑戰,甚至積極出擊。

當然,人會老,會成熟,會世故,會沉穩...有一天,這個高強的劍客就從此在江湖上銷聲匿跡,只剩下他的名字,猶如風聲,偶爾迴盪在人們耳邊。

多年之後,一位新興的武術高強劍客出現,在江湖上也闖蕩出一番名號,他行走江湖打遍天下無敵手,當最後再也沒人前來挑戰,也沒人能抵得過他的攻擊之後,他開始覺得有點無聊,有點落寞...

於是,他想起了那個已經隱居於外,但是曾經名氣響亮的前高手。

他花了很多時間終於找到了避世的高手,只見高手坐在湖邊,一席草席,一個香茗。他的臉上滿是悠然自在的和善表情,已經不復當年那銳利的眼神和強大的攻擊氣勢及隱然的殺氣。

年輕的劍客要求對方和他決鬥,高手拒絕了。但是年輕劍客軟硬兼施,苦苦哀求。最後老師父勉為其難的答應了,但是他說『我答應與你比劃,但是我不用劍。』

『不行,這樣顯得我欺負老年人,而且是手無寸鐵的老年人』年輕劍客堅持。

但是老師父悠悠的說,不拿劍,是他答應決鬥的唯一條件。

『殺!!!』年輕劍客大喝一聲衝了過去,但是老師父依舊坐在席子上,一動也不動,似乎毫無防備。就在鋒利的劍尖即將刺中老師父的時候,忽然他靈巧的一收身,隨手扯了身下的草席,那踩上草席的年輕劍客腳底一滑,一踉蹌,就直直的跌入了湖中。

年輕劍客從湖中狼狽爬起來的時候,深深的對老師父鞠了一個恭,說謝謝你,晚輩真的受教了。於是收起劍,謹慎離去。






如果你要問我,為什麼不再寫部落格了?這,就是我的回答。

如果你看得懂,謝謝你,很高興你是同道中人。

如果你看不懂,那沒關係,可能我們只是不同領域的人。

如果你一知半解,那很好,或許我們可以交個朋友說說話。


我,對某些人而言,是那個老師父,我對某些人而言,可能就是那個年輕劍客,但是年輕劍客如果不偏離正道,終究會邁向老師父的階段,所以,我就是從拔見弩張的年輕劍客,氣焰削減到老師父的路上。

也許我多年前已經對很多事物,尤其是感情,有很多很精闢甚至獨特的見解,所以我會想要分享,我滔滔不絕。但是這幾年我學習得越多,瞭解得越深,就發現對於這個世界,我領略得還是太淺。人在志得意滿的時候,總是會忍不住昂揚發聲,但是越見自己的本質和世界的遼闊之後,只想變得低調安靜,虛懷若谷。

如果你要說半桶水響叮噹,滿桶水如何如何之類的道理來定義我說的一切當結論,也可以,只是,那是比較流於表面的看法和結論。但是我比較傾向於,安靜了,你就能聽見全世界的聲音。

所以我還是會寫寫文章,只是不再像當初一樣嘔心瀝血,長篇大論。想要給讀者、觀眾們滿滿的分享或感想。我寫我想寫的,我寫我想說的,就當作是一個隨手記錄文字的老地方吧!

喜歡我的文字的人,還是歡迎你偶爾路過來坐坐,或許,會看到我心血來潮的文字,聽見我喃喃自語的聲音。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蓮娜VS蓮小娜 的頭像
蓮娜VS蓮小娜

Bel far niente。ยินดี娜娜

蓮娜VS蓮小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