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顯著外在屬於身體症狀的病,比較容易被發現,也比較容易被他人關心。因為人們對於身體的痛苦都比較能理解,也比較會感同深受。

 

可是對於憂鬱症,躁鬱症,精神分裂,妄想症..大多數的人只會覺得,好麻煩阿!好可怕阿!想逃....因為不想承擔面對他們發作時的失控。

 

我曾經有個比我小一點,但是觀念非常傳統的同學,她聽到我常常口沒遮攔的分享我曾經得過憂鬱症的過往和經歷。她勸我說,最好不要講,因為這樣會讓很多人疏遠你,不敢接近你。

 

可是,我還是選擇講出來,因為,我不認為我需要隱瞞自己的殘缺,來迎合本來就不想了解我,害怕接近我的人。

 

一般人都只會叫有心理病症的人,看醫生,吃藥。然後覺得這樣已經盡到關心的責任。但既然都知道是心理的病,又不是著涼感冒,光吃藥是沒屁用的。

 

這樣的人需要很多實質上的內心溫暖,甚至周遭的人要跟著研究憂鬱症,躁鬱症,精神分裂....等等症狀。才知道如何正確對待。

 

我交過雖然很照顧我的生活起居,但在我發作時卻選擇跟我吵架讓我病情很嚴重的男友,也遇過對我嗆說"有憂鬱症就了不起嗎?"的男友,也遇過很喜歡我時就說他答應我會陪著我好起來,但後來他自己想分手就說"我認為你已經完全好了"所以堅決要離開,的無情處理方式。

 

甚至,連我爸媽都無法理解憂鬱症,我娘親甚至認為那是我自己造成的,是我自己個人的問題,與她無關。她根本不知道她自己就是最大的加害者。

 

其實得到心理疾病,卻又很清楚有病識感(也就是意識到自己的病症)的人,很多時候活得比毫無病識感的人辛苦。因為那種完全沒發現自己有病的人,只會活在自己腦補幻想的世界中而不自知,造成的都是別人的困擾和痛苦。

 

但是有病識感的人,也無法第一時間察覺自己正在發病,都是要自己發現自己不對勁一段時間了,才會意識或警覺"啊,我可能又發病了!"

 

就像我們一般感冒一樣,打噴嚏時都沒警覺,直到喉嚨痛或發燒時才會真正意識到自己感冒了,憂鬱症的察覺和自我確認也是如此,都需要這樣的時間。

 

一路走來我很堅強,也很積極,但我始終是孤單的,我除了只能自己觀察自己,自己做初步判斷可能是哦,然後自己去就診,我還得跟不知道,沒有相關觀念的周遭人解釋什麼叫憂鬱症,憂鬱症發病時會怎樣,憂鬱症期間該如何與這樣的人相處....

 

我自己都已經生病了,還要自己教會周遭人,教了也不是每個人都願意配合或是就能諒解,我真的覺得每一次面對的過程都好累好累,但更傷心的是,療癒的這條路真的很孤單。

 

而且當我平常的形象越開朗越正面,我突然間變很負面時。往往人們關心的不是我怎麼了,而是"原來這才是你的真面目啊"然後對我產生一種不信任感和否定。

 

甚至有人也嗆過我,少拿憂鬱症當藉口!

 

這是一種活在從不被真正理解過的孤單裡。

 

我想說的是,我也只是人,我不是神。我有美好可人之處,也有缺憾殘缺之處。但不管哪個我,都是真正的我。但大多數人只想選擇擁抱美好,排斥擁抱殘缺,卻忘了這就像陽光與陰影會同時併在一樣,在我身上是無法切割的。

 

我被很多人放棄過,我被很多人無情的鬆開手過。但是,我永遠~永遠~都不會鬆開自己緊緊拉著自己的手!

 

never give up!!

 

這才是真正的,愛自己!

 

創作者介紹

Bel far niente。ยินดี娜娜

蓮娜VS蓮小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