蓮小娜的工商服務時間

 327card.jpg

這一陣子,我深深切切感受到,德蕾莎修女說過的一句話是多麼有智慧而懇切!

The opposite of love is not hate, it’s indifference(愛的反面不是仇恨,而是漠不關心)


這陣子籠罩著台灣的主要時勢和議題之依舊是廢死的存續與否。太多的學者、專家、媒體都將議題放在是否廢除死刑上面,反而受害者家屬的心聲和傷痕卻沒人關切。

幸好,還有一小繓人是清醒的,知道此時此刻最需要被關心的、被在乎的,其實是因為廢死議題而再度被牽引了陳舊且劇痛的傷口的受害者家屬們。所以向來言行備受爭議的宅神朱學恆,舉辦了號召大家3月27日上凱達格蘭大道,聆聽、關懷受害者家屬的活動。

小娜我認為朱大的思考是正確的,所以決定參與!

然而在參與準備活動的過程中,我清楚感受到許多阻礙、困難和壓力。

許多人只因為這是『朱學恆辦的活動』,就連活動內容都不清楚也不願意試著去瞭解,就說『我絕對不會去』!




提到朱學恆,外界對他的認知就是,奇幻文學金會的負責人,翻譯過魔戒所以小有名氣,是個死阿宅但是老婆很漂亮。

外界對他的認知就是,他老是仗著自己能言善道,就口沒遮攔到處得罪人。狂妄自大、囂張跋扈....

對,我承認,朱學恆的確是個死胖子!


他也只是一般人非完人,所以他當然有他的缺點,我也覺得他實在太好戰了,到處得罪人樹立敵人的方式並不是很有智慧。

但是,我卻也不得不承認,他的確有令人欣賞的優點。




大家所看到的,是他成立了一個『阿宅反抗軍』,然後就一堆傻呼呼的阿宅來投誠其麾下,任他差遣,讓他可以隨時登高一呼,興風作浪,帶頭作亂!

但是你所不知道的事實是,許多阿宅不是因為朱學恆是有名氣的阿宅,所以其他阿宅才靠近他的。而是因為跟朱大有實際的接觸跟相處過後,你會發現他雖然機八,但他是一個表裡如一,很真切的人!許多人是因為喜歡他的真性情才靠近他的。

他喜歡你就會大聲讚賞你,他討厭你就會豪不留情的告訴你,真性情至此,和他相處可以很放鬆,不用擔心他笑裡藏刀背後傷害你,在這年頭,這般率真不用多堤防的人真的不多!

他不管做什麼都是正面迎戰,今天就算是得罪人、批判事物也是用他本人的身份表態,他敢為自己的言行負責任。你可以在網路上任意看到他的照片,看到他發表的文字,跟人筆戰的痕跡,而不會像許多人只是隔著螢幕嘴砲,但是連現身都不敢,連放張本人照片都不敢。




你所不知道的朱大是,他是一個一旦決定要做一件事,就會不畏阻撓,不怕代價,就算任何人都不看好不支持也決定要勇往直前的人,只要他覺得值得,他就是有這份熱血,這份別人所沒有的執著。




在朱大寫文公開嗆104人力銀行的楊基寬先生那段期間。有網友留言給我,說他覺得楊基寬雖然是個偽善的資方同流,但是朱學恆也只不過是嘴砲比較厲害罷了,也沒做什麼事,好不到哪去!

但是你所不知道的事實是,朱大其實花了很多時間、很多心力、很多金錢在許多大學、高中裡演講。期望喚醒台灣莘莘學子正視自己的人生道路,喚醒因為課業壓力而濱死沈睡已久的熱情。對事物關注的熱情、對這社會、這國家關注的熱情。

他主動寫了很多信,給許多學校的校長、教務處,主動表明希望能到貴校演講。有些校長因為不欣賞他,所以拒絕了。但是他還是不放棄!

他也到各地台灣區較偏遠的學校演講,一些因為地方經濟資源不足而設備簡陋無法增新的學校演講。只要聽講的人數達到800人,再偏遠他都自費前往。


他演講不為賺錢,因為一場演講的杯水酬勞頂多就那些,但是他每一場演講都會自備電腦、投影器材以及音響設備,這些讓他的每一次演講都要支出十幾二十萬,到最後,他掏出荷包倒貼來完成演講。到最後,他欠燈光音響公司很多錢,他還是完成演講。

是的,吃力不討好!然而,不為什麼,只因為他想做,只因為他願意做,只因為他認為值得去做!這就是一般人沒有辦法達到的執著。




在327上凱道聆聽受害者家屬故事的活動籌備開始,我看見了太多太多惡意的、無意的阻礙。

首先是,雖然很多人在討論區或部落格轉貼朱大的文章。但是卻對活動內容有非常深的誤解,這些討論區或是個人版面,對這個活動的解釋居然都是『反對廢除死刑的活動』!

所以原本是一片美意,卻因為大家的認知錯誤,或是消息錯誤,討論版變得對這活動毫無實質幫助,反而淪為另一個又一個的筆戰戰場。



不,不是這樣的,你們都弄錯了!



在這裡,我拜託你,懇切的請求你,請你,一定要先把這篇連結文章看完。這樣,你就會明白,我接下來要說的事實。http://www.wretch.cc/blog/abig99/32195818

這一篇文章是貴婦奈奈寫的,用心理學的角度,去說明、去解釋,內心創傷的療癒,以及羈押的情緒宣洩,對治療一個人的創傷復原,有多麼重要!

文章中已經明確指出,為何國外廢除死刑的議題在台灣無法推得動的原因之一:美國政府對死亡犯罪加害者和受害者家屬,同時提供免費長達一年的個別心理治療和團體心理治療,多管齊下。台灣並沒有這樣的配套措施。

要引發良知、讓他們真心懺悔,不是給他們讀讀聖經、抄抄佛經就可以,這是治標不治本,還有很多人認為只要這些受刑人認真讀書考上大學,就可以緩刑或假釋出獄。很表淺的處理和認知。




你所不知道的事實是,台灣一心想晉升為世界潮流國家之一,但是台灣本身,從高層政府官員到一般民間百姓,根本不瞭解廢除死刑的真正意義,只會照規則條文來解釋,台灣政府想要學西方國家的文明,卻只學到皮毛,突具形式。不但沒有宏觀的見解,花費心力推動受害者家屬或者加害人個別心理治療或團體治療的配套措施,反而只是高喊人權跟原諒的清高口號,就要受害者無條件抱著傷痕原諒加害者,試問,這樣自以為是甚至是將自己的觀念強加在別人身上的粗糙行為,誰能夠接受?

你所不知道的事實是,並不是受害者家屬內心只有仇恨,只有憤怒,所以才會強烈對廢除死刑。他們的憤怒其實不僅僅來自於那些死刑犯而已,還包含了被國家被判的憤怒!

台灣許多受害者,根本不是法學出身的,許多人甚至學歷不高。他們能依賴的、期望的,只有台灣的法律、台灣的政府,能夠給他們一個公道。所以很多受害者家屬都以為,只要判決一下來宣布死刑的犯人,都已經陸續被槍決了。但是直到王清峰高調聲明支持廢死事件發生,台灣原來這四年來一個死刑都沒有執行的真相才曝了光。

在台灣政府推動廢死的這四年裡,政府方面隱瞞了並無執行死刑的真相,所以有許多受害者家屬的憤怒是來自於覺得自己被欺騙了,而且是被自己的國家、自己的政府被欺騙。他們一直以為他們死去的親人靈魂終於得到安息了,原來兇手卻仍然沒有得到法律處決,試問,這樣的被蓄意欺騙,這樣的被蒙在鼓裡長達四年,一心以為政府可以給予人民正義的期待卻只得到背叛,誰能夠不憤怒?




有部分網友以為奈奈寫這篇文章,是因為朱大是她的朋友,她是為了友情發聲才寫的。

但是你所不知道的事實是,正因為奈奈看見了許多人看不見的部分,奈奈知道這是現在台灣國家社會最欠缺的部分,而這個缺口在朱大的帶領下,正試著用民間個人的力量去踏出第一步。她知道這是必須的,所以,才會寫了這一篇文章,期望更多人瞭解、關注。




在準備『327上凱道聆聽受害者故事』活動這段期間,我感受到了許多來自各處不諒解的聲音和阻力。

造成這個活動困難重重的兇手一,就是台灣許多已經狗仔化的媒體。現在的媒體,靠良知、靠客觀、靠專業報導的很少(我真的很懷念早期的中國時報跟聯合報),標題聳動、譁眾取寵、為搏版面的太多,所以媒體一旦知道向來個人行事爭議性很大的朱大,將要舉辦327上凱道關懷受害者活動時,當然不放過報導的機會。

但是我在網路上瀏覽的相關報導,全都是以朱大要辦活動下標題,『關懷受害者』之類的標題一個字都沒出現,甚至加油添醋的寫朱大是為反對廢死而來,而內文對於要關懷受害者、聆聽受害者,這活動真正的用意部分,內文敘述幾乎少得可憐!這樣讀者們在瀏覽新聞時,那能不被唯恐天下不亂的媒體誤導、操縱呢?

有人在網路上嗆朱大,說他根本只是搭廢死存廢議題的順風車舉辦活動,說穿了還不是想打自己的知名度罷了!

有的人不以為然的說,辦這活動該不會只是找一群支持者去凱道喊喊口號罷了,到時候受害者家屬根本不會出現吧?

有的人用質疑的口氣說,辦了這個活動又怎樣?難道那些死刑犯就會因此為自己的罪刑感到後悔得痛哭流涕,乖乖自願接受死刑了嗎?

有的人更惡意造謠,說朱大根本是想藉由這活動,向各界募款,趁機撈錢罷了!

大家都以為自己是對的,大家都以為自己是聰明的、理智的。



但是你所不知道的事實是,朱大為了讓這個活動順利舉辦,3月23號當天,朱大下午兩點在果菱和受害者家屬訪談,同一天18:30~20:30在板橋亞東醫院站附近訪談受害者家屬。

而支持他的農友和小秉,也在當天晚上和受害者家屬做訪談,尤其是小秉訪問林安順小隊長的女兒時,他的女兒問了小秉一句話:『受害者沒有人權嗎?』小秉一陣暈眩說不出話...


002.JPG 

你所不知道的事實是,有網友用同一個IP但是用不同暱稱分身,假裝成很多人,不斷到朱大部落格唱衰這次的活動,但是朱 大依舊很有氣魄也很堅定的告訴對方,不管他寫多少字,這活動就是會成行。003.JPG


你所不知道的事實是,這次活動最辛苦的人員之一,是將奇幻基金會大小事物一手包辦的小秉,他在TVBS上班,而且他和團隊參與製作的電視節目還曾經獲得金鐘獎。這樣一個優秀又有固定收入職業的人,卻願意付出上班以外幾乎所有的時間來協助朱大處理所有的事物,甚至在朱大的兒子即將臨盆之際,主動打電話給朱大說有沒有需要幫忙還被朱大掛電話,這樣為奇幻基金會工作的收入跟酬勞你猜猜是多少?

答案是零!

如果朱大真的像你們表面所看到的只有狂妄自大,只有機車機八,只有這樣那樣討厭的特質,你認為他為何有讓人甘願為他付出奔走的理由?

如果朱大真的像你們表面上所感受到的,只有到處得罪人,囂張的死胖子,那麼為何人緣極佳,支持者眾的貴婦奈奈願意跟他當好朋友?願意為這次活動執筆?

你所不知道的是,小秉為了這次活動累到睡眠不足不說,甚至還覺得自己不夠盡力,所以自責不已。許多人都自覺在這場活動中能夠貢獻的力量不多,而感到難過不已。

許多人都安慰小秉,其實他已經付出得夠多了,夠好了!大家都夠盡心盡力了。

但是我們都清楚知道: 『你試了一百次仍不成功,就認為自己已經盡力了而放棄,但其實你並沒有盡力,
你只是試了一百次而已!』 
我相信小秉也認同並接受這句話,所以他才會覺得自己不夠盡力而改感到自責。
(我是因為這句話開始欣賞朱大的)



你所不知道的事實是,朱大為了這次的活動不再因為被惡意扭曲而模糊了活動真正的意義,他自掏腰包承擔所有活動費用,總約四十萬,而且絕不接受捐款或贊助,就是為了不讓有心人再度找話柄。而他,並沒有比任何一個你叫得出名字的企業家或官員有錢,而且他還要養他心愛的妻子以及強褓中的兒子。

如果有人覺得朱大辦這次活動真的只為了沽名釣譽,那麼我想問一句,如果有一個讓你可以成名的機會,但是你要付出的代價是:你要想辦法申請到凱達格蘭大道使用權,自掏腰包花上40萬,沒有人會贊助你。而且你必須要自己想辦法號召5000人到凱道。然後超多人會去罵你、唱衰你....這樣的成名方式,你願不願意?

如果你的答案是不願意,那麼,我希望你閉上嘴!




你所不知道的事實是,就因為大家都用冷漠、看好戲、莫不關己,以及無知卻又不願意去瞭解的心態在看待這次的活動,所以自願參與活動的我們壓力有多麼大。

當我試著很努力的向一些人解釋這次活動的用意並且期望他們參加時,有人回了我一句:『政府不是有設置被害人保護協會嗎?那幹嘛還要聆聽受害者的聲音?』

但是請看看被害者保護協會都在幹哪些好事?花燈展?慶元宵?關於被害者的關懷呢?隻字未提。
Forblog0978.jpg



你所不知道的事實是,有些人其實從來沒有參加過大型活動,但是為了讓更多人知道並且支持這個活動,自願在上班上課之外的時間,到人潮較多的東區或是捷運站發宣傳單,他們不是沒有害怕,他們也怕被路人罵,怕被嘲笑,但是為了素昧平生的受害者卻充滿了勇氣。

05.JPG 
06.JPG 


有的人嗆朱大說,朱大幹嘛搞這個根本不是他專門的活動?擺明炒作嘛!

甚至有的人覺得這個活動對現實根本沒有幫助,政府又不會因為這次活動之後就取消廢除死刑,也不會因為這次活動,就讓政府決定執行槍決死刑犯。

但是你所不知道的事實是,如果什麼活動都一定要期待專業人士才能舉辦,那麼台灣哪時候才能真正的進步?(你要期待王清峰那種專業人士嗎?她當過法務部長,夠專業了吧?)就因為朱大不是專業人士都願意挺身而出,為素昧平生的人奔波、走訪、辦活動喚醒社會對受害者家屬的關心。那麼這表示這個議題不只是專業人士的責任而已,而是全民都有資格關注,全民都有權利跟義務去重視!



你所不知道的事實是,我為了讓更多人看見這個活動消息,在電腦前一邊哭著一邊打字,這篇文章每一個字每一句話,都是和著我的眼淚完成的,但是我根本沒見過受害者家屬,一個也不認識!



最後,再讓我告訴你一個你也許知道,也許不知道的事實.....(節錄文章來源:從血腥星期天到第一任黑人總統,歐巴馬(Barrack Obama)的選前及勝選演講.....

這個故事發生在四十三年前的三月七日,1965年,3月7號。一座叫做Edmund Pettus的橋上。

Selma此地位於美國的阿拉巴馬州,1965年時,當地因為黑人民權運動的關係,成為許多知名民權人士聚集的地方。

也因為這個原因,當地成為州政府和民權人士對抗一觸即發的火藥庫。

1965年2月18日,一名黑人示威者Jimmie Lee Jackson在夜間示威時被驅散,為了保護躲到餐廳裡面的母親和父親,他被當地的警察對著腹部開了兩槍,1965年2月26號,他因為槍傷所引起的感染而死於醫院中。

為了紀念過世的Jimmie Lee Jackson,黑人民權領袖John Lewis 和 Hosea Williams決定發動一場遊行,沿著八十號公路從Selma步行56英哩(約112公里)到阿拉巴馬州的首府Montgomery,以便向當時的州長抗議,爭取黑人投票的權力。



但這場永遠被歷史所記住的示威,不過只走了六個街口而已。

大約有525人到600人左右參與了這場遊行。

他們剛跨過了Edmund Pettus橋,橋的另外一頭等待著他們的是嚴陣以待的州警。


面對這群意圖和平,手無寸鐵的示威群眾,阿拉巴馬州的州警毫不手軟。

他們出動了催淚瓦斯和警棍,甚至趕牛鞭,在眾多的媒體前面毫不留情的攻擊、毆打這些示威者。其慘烈的景象甚至讓ABC中斷了當時的納粹罪行紀錄片《紐倫堡大審判》,播出這前所未有的景象。

眾多示威者滿身鮮血的倒地,被送入醫院。有些人的鮮血甚至沾染到身邊的示威者身上,已經分不清倒底是誰受傷,是誰受到痛毆......

連在Selma發起整個民權運動的Amelia Boynton Robinson女士也被痛毆,重傷昏迷的送進醫院。這張照片很快的登上了全國、全世界媒體的頭版.....

第二天,全美為之震動。

美國的良心被這場後世稱為「血腥星期天」的血腥鎮壓活動給喚醒了。

四十八小時內,全美有超過八十座城市舉行了示威抗議。

數以千計的宗教和民權領袖立刻飛往Selma這個小鎮。其中包括了馬丁路德‧金。

馬丁路德‧金號召全美國的人們一起來參加下一場從Selma步行到Montgomery的遊行。

1965年3月9號,事發兩天之後,第二次的遊行有超過2500人參與。

但為了避免更進一步的暴力事端發生,聯邦法官Frank Minis Johnson 緊急申請了禁制令,要求雙方在他盡快舉行聽證會之前,不得再進行任何活動。

所以,這一次,馬丁路德‧金率領兩千五百人從Brown教會步行到Edmund Pettus橋的另一端下跪祈禱,並且要求群眾暫時先解散,等待獲得法院命令進行合法的和平示威,以免違反聯邦法院的禁制令。


但全國的民眾依舊不停的用信件和電話對白宮進行抗議。當時的黑人棒球英雄Jackie Robinson(上圖)就拍發了一封措辭強烈的電報給總統:「IMPORTANT YOU TAKE IMMEDIATE ACTION IN ALABAMA ONE MORE DAY OF SAVAGE TREATMENT BY LEGALIZED HATCHET MEN COULD LEAD TO OPEN WARFARE BY AROUSED NEGROES AMERICA CANNOT AFFORD THIS IN 1965」(重要,立即對阿拉巴馬州事態進行處制。若再容忍執法惡棍殘暴行為一天,將導致憤怒的黑人宣戰,1965年的美國經不起這種摧殘。)

 

當晚,更嚴重的狀況發生了,一名千里迢迢從波士頓飛來參與大遊行的白人教士James Reeb在當地一家餐廳外,被一群白人種族主義激進份子持棍棒攻擊,導致頭部嚴重受傷,又被Selma當地的醫院拒收,只能轉送兩小時車程以外的醫院。

兩天之後,1965年3月11號,38歲的James Reeb在妻子的陪伴下死在Birmingham的醫院。

上述悲劇發生之後四天,1965年3月15號,當時的美國總統Lyndon Johnson 在電視轉播的參眾兩院聯席會議中,面對全美民眾和參眾議員發表了一場被後世以《We Shall Overcome》(我們終將獲勝)之名所記得的演講,《我們終將獲勝》被認為引述民權領袖馬丁路德‧金的名言,並且給予了那場示威正當性。

日後許多民權示威者都會在遊行中演唱《我們終將獲勝》這首歌曲,原因是1963年,民歌手Joan Baez在馬丁路德‧金的華盛頓大遊行(也就是他發表「我有一個夢」著名演講的遊行)中,帶領超過三十萬民群眾演唱這首歌,從此它就被賦予了自由、民主,對抗強權的意義。


我想告訴你的是,1965年的黑人們,只知道自己始終活在種族歧視中,只知道自己被剝奪了大部分的權益,只知道他們不被國家社會善待。但是他們沒有放棄為自己爭取權益,他們用行動告訴這個國家和社會他們的需求。

或許有人犧牲了,有人活下來卻終日在傷害中,這場活動其實看似失敗的。

但是1965年的人不會知道,在四十三年後的今天,被歧視、被欺侮、承受不公對待的黑人們,有一天竟然站在美國的白宮,成為美國第一任黑人總統,打破、刷新了美國歷史的一頁!

你所不知道的事實是,也許這次327上凱道關懷受害者家屬活動或許會因為人數不夠而失敗,或許活動會因為受害者家屬不願再承受外界的壓力選擇不出席會場而失敗,或許活動會因為下雨、寒冷等不可抗力之因素而失敗。

但是,你所不知道的是,或許就因為我們明知可能失敗卻仍然堅持去付諸行動,才會有將來可能的成功。

就像1965年的人不知道若干年後黑人居然能當選美國總統,台灣人民也不會知道,因為這次的活動,更多人終於注意受害者人權了,更多人願意從角落走出來,勇敢向受害者家屬表達關懷....甚至,若干年後我們政府終於提供完善的受害者與加害者心理治療與團體治療了。台灣終於在全民願意一同努力的情況下完成了配套措施,死刑與否不再只是一面倒的選擇了。

我們所不知道的事實是,你如果只停留在那裡,始終不願意踏出第一步,那麼我們永遠無法期待下一步。

或許現在我們做的,並沒有太大的效果跟意義,但是,在若干年之後,等我們都老了、走了,子孫出世了....後來的世人回想起這一段,會覺得要不是當初的這一場活動改變了某些契機,台灣不會更好,不會更進步。

這才是真正的『意義』!

所以,請你一同陪我們踏出這一步。

3月27號晚上六點半,凱達格蘭大道。

請你,還有你,還有你,還有你們。請挺身而出,讓我們為意義創造一個歷史的開端。

創作者介紹

Bel far niente。ยินดี娜娜

蓮娜VS蓮小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禁止留言
  • alfa
  • 真的寫的很用心
  • 如果能因此讓更多人到現場~我想這篇文章『它』會更開心...

    蓮娜VS蓮小娜 於 2010/03/26 00:14 回覆

  • leavatain
  • 身為正要段考的高中生,要怎麼說服同學不要只看著眼前的段考?
    我看到同學逐漸成長為冷漠的人,很不好受但又感到無力。
  • 那麼就先從自己做起。選擇你認為對的道路,就像朱大一樣,即使孤軍奮戰還是堅持自己認為值得的事,慢慢的,會有越來越多的人因此被影響、改變、接近,這才是力量...

    另外,有時候看朱大的文章會發現許多事情的背後其實是有原因的,或許能夠找到一些答案,就算找不到答案,也能喚醒熱情

    加油!如果有機會,327當天請一起來凱道吧...

    蓮娜VS蓮小娜 於 2010/03/26 01:20 回覆

  • 喵哥
  • 剛動完眼部手術 只能在此幫你打氣~
    好想參加喔! 殘念
    加油!
  • 謝謝喵哥~你的心意我收到了,順帶一題,今天活動很成功

    蓮娜VS蓮小娜 於 2010/03/28 03:4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