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titled.bmp 
小娜將這部電影分享給願意耐心閱讀完的有緣人___

 

大家都知道,『失明』是不會傳染的。

但如果有一天,『失明』突然變成只要近距離接觸就會傳染的流感疾病時,你能想像,這個世界會變成什麼樣子嗎?

 

失明會傳染的首件案例是從一名日本人開始的。當時正是豔陽高照的大白天,車水馬龍、人車喧鬧,令人喘不過氣的一個紅綠燈時間。日本人坐在自己的車子裡,等著彷彿一世紀這樣漫長的紅燈轉綠....突然,他看不見紅綠燈了!他看不見周遭的車子了,他看不見刺眼的陽光了.....

對於突如其來的失明他感到慌亂!

此時日本人的耳邊響起了一個好心人的聲音,問他是否需要幫忙?

『我看不見了!我看不見了!』日本人除了驚慌之外,他完全不知道怎麼辦!

好心的陌生人察覺了日本人的異狀,發現他看不見。於是非常熱心的坐進日本人的車子裡,請日本人報路,他開著日本人的車載他回家。一到家之後,又好心的幫他開了門.....

原來那位好心的『路人』根本不是善良熱心,而是趁人之危,知道日本人看不見,闖入了他家之後,還拿走他的鑰匙把車開走了,典型的假好人真搶劫!日本人驚慌失措、又憤怒又沮喪的坐在家裡,他想不通為何他會屋漏偏逢連夜雨,壞事跟打擊通通一下襲來。

他枯坐了多久,連他自己也不知道。他甚至不知道現在天色是暗的還是亮的,反正對他而言沒有太大差別.....直到日本妻回來之後,他才彷彿『聽見』了一道曙光.....

是的,是『聽見』!

 

wb080706088.jpg   

候診室裡,一名膚色黝黑身材嬌俏的女人戴著墨鏡等候著叫號,她的墨鏡大得遮住了她半張臉。

看診的醫生看起來非常溫和,眼神中散發著睿智。他示意墨鏡女拿下眼鏡,檢查她的眼球。醫生發現墨鏡女的眼睛狀況很特殊,需要再做檢查和評估,所以他先開了藥膏給墨鏡女,要她回去之後等候報告。

離開診所之後,墨鏡女坐上計程車,到一間老舊的旅館,裡面已經有個男人在等著她....

她是妓女、應召女郎,用肉體賺取血汗錢的卑微女子。在床上她總是讓自己放空,就當作好好享受性事,什麼都不必想,反正完事之後握在手裡的現金,才是最真實的。

嫖妓的男人都不是什麼好東西,她早就有這樣的體悟,可是她萬萬沒想到,爛的男人在惡劣的時候,可以比她以為中的更垃圾!

『啊__』

一名女子聽到隔壁房發出淒厲的尖叫,開門探頭出去察看,卻發現一個失明的女人全身一絲不掛的臥倒在走廊上。

『小姐,你怎麼了?你還好吧?』這位女子也是個好心女。

發出喊叫的女子,正是那名墨鏡女。她瞎了!原本只是模糊不清,現在變成完全看不見了。然後更惡劣的事情在後面,嫖客發現她其實看不見之後,居然白嫖之後還搶劫她身上的財物之後,逃之夭夭!

 

wb080706085.jpg 

眼科醫生回到家裡,突然覺得自己的眼睛有些不對勁.....

然而他終於發現惡夢的開始時,整個城市早已被惡夢襲捲、漫延覆蓋。不明原因的傳染病毒生成、擴散。讓居民一個接著一個失明了。尤其這是前所未有的眼科案例,所以連醫生自己都束手無策,更何況他也是『盲流感』肆虐下的受害者之一。

疫情漫延越來越嚴重,到最後連播到新聞的記者們都跟著失明,整個國家進入了紅色警戒!

由於病因跟傳染媒介根本查不出來,加上避免疫情擴大到無法控制的局面,所以國家決定將已經失明的人民和其他居民隔離開來。被感染的人們都被強制送到一間廢棄的療養院,外頭圍起鐵絲網,並有全副武裝、手持武器的軍人戒護看管,以防這些盲人逃跑!

很不可思議的是,醫生太太在受到盲流感的包圍下,居然沒有失明。但是她為了照顧必須被隔離的丈夫,所以她故意裝瞎,和丈夫一起被送進了廢棄療養院。

療養院設備簡陋、破破爛爛。政府只隨意丟了幾箱食物和水給他們,接下來就任他們自生自滅了!

是的,很殘忍,很不人道。可是兩相權衡取其輕,犧牲他們如果可以防止疫情擴大,那麼這群被『意外挑選』的人也只能認命接受事實!

所謂冤家路窄,狹路相逢。

日本夫妻一併被送進了廢棄療養院,墨鏡女也被送進來了。但是搶劫日本人的無賴也活該自找的感染盲流感變成了瞎子,而好心幫助墨鏡女的女孩也因此被感染而失明一併被送進來。然後,這些失明患者中還包括一名本身是權威的眼科醫師!

我想再也沒有比這更尷尬的情況了!

醫生娘雖然不會失明,但是她的無助不會比這些失明的人們來得少。她要照顧失明的丈夫之外,還要幫助其餘同樣無所適從的病患。這一群失去光明的人,要如何一起度過漫漫長夜般的黑暗.....

 12175038814432t.gif 12175038814432t.gif

(台灣電影市場又欠揍的把它歸類成驚悚片,本姑娘我好想打人.....)

 一開頭,電影就用小紅帽遇上大野郎的方式作開場,日本人突然失明確還被假裝好心的撒瑪利亞人趁機搶劫,立刻赤裸裸的先點出人性之一_『趁人之危』的惡劣面。

戴墨鏡的盲眼妓女,也被垃圾嫖客白嫖又被搶劫。

最後一群被感染而失明的人通通被關進廢棄的療養院隔離時,撒馬利亞人和日本人意外的發現彼此都在同一個空間。日本人憤恨的大罵撒馬利亞人趁人之危,撒瑪利亞人毫無悔過之意,還反過來責怪日本人害他瞎了眼睛,於是兩個人爭執到最後終於憤而大打出手。

老實說看兩個盲人連東西南北都搞不清楚,只能憑聲音辨別方位卻還是要堅持教訓對方,最後誰也沒有勝負,反而都摔得一塌糊塗的橋段我實在很想發笑_實在太諷刺了嘛!

出了問題不想辦法解決,卻還寧願花力氣去大吵大鬧,做一些於事無補的無意義非理性情緒發洩。這就是許多人類在處理事情態度上的『盲目』。

而好心想幫助妓女的女生也因此被感染了盲流感而關進了廢棄療養院。當她聽出妓女的聲音時,她告訴妓女,她就是那個想幫助她的女孩。雖然女孩沒有多說什麼,可是聽得出她的語氣裡頭有許多複雜的情緒,如埋怨、覺得自己真倒楣、無奈、懊惱、難過....等等。

如果你知道你的好心善良終究會為自己帶來災難,你還願意伸出援手嗎?還是你寧願見死不救?

這是對人性赤裸裸的考驗!

最後兩人的爭吵終於被眼科醫生制止,這群無頭蒼蠅發現同病相憐的病友裡頭居然有眼科醫師,不禁發出諷刺的聲音。不過最後他們還是決定推舉眼科醫生作為大家的領導,帶領他們互相幫助、適應環境和求生存。

大多數的人不都是這樣嗎?迷信『名牌』、『頭銜』、『地位』、『學歷』。大家因為他是『眼科醫生』這個頭銜,又是所有病患裡頭學歷最高的,所以就認為他最有能力,最值得倚靠,這又是一種人類心態上,對既定印象的『盲目』。

廢棄療養院裡頭唯一看得見的只有醫生娘,所以她自願一肩挑照顧大家的責任。她帶領大家一遍又一遍繞著療養院的內部行走,讓大家熟悉路線和環境。然後還要清理這些盲人隨地亂大小便的穢物。因為大家都抱著『反正現在大家都瞎了,又看不見我在幹嘛,怎麼會知道』的心態,所以一整個行為都變得脫序起來。然而很多時候,我們不都曾經在暗地裡做了些不名譽或不光彩的事情,然後抱著反正沒人知道的僥倖嗎?欺騙自己以為無人看見就沒人知道,也是人性的另一種『盲目』。

盲流感依舊繼續擴大,所以有越來越多的患者被送進來隔離,病房從一間擴大到住滿了三間。前兩間幾乎都是男女交雜住在同個病房裡,第三間,也就是最新被送進來的患者,清一色都是男人。

很可笑也很悲哀的,這些男人們都已經瞎了,居然還想在廢棄的療養院佔地為王。為首的男人身帶槍枝,蠻橫的搶奪大家的補給食物與水,然後自封自己是盲人世界的王。要其他兩間病患乖乖交出身上值錢的東西,做為糧食與水的交換。他們忘了自己充其量也不過是被這個世界遺棄的人,還短視近利只想到眼前的好處,甚至強取掠奪同伴,這又是另一種無知的『盲目』。

因為礙於對方有槍又加上對對方一無所知而心生畏懼,所以前兩間病房的人們都沈默的交出自己身上的首飾、手錶、耳環或現金等值錢物品。雖然終於換來食物和水免於飢餓的威脅而能繼續生存,但是不知何年何月才能恢復光明的渺茫感,和對於黑暗的恐懼壓力依舊籠罩著他們。

最後,身上所有值錢的東西終於貢獻完了。他們再也沒有籌碼可以換取食物了!

貪婪又齷齪的第三間房的雄性們,居然提出了一個下流至極的交易。另外兩間病房的女人們乖乖的獻身讓他們爽,他們被伺候得舒服了,就會願意分送食物給他們。

 

繼續閱讀: 盲流感_各種人性面的寫實刻劃〈下〉

蓮娜VS蓮小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