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得.....見.....你......你.....看.....不.....見.....我........』

啊啊啊啊啊啊........我幾乎忍不住尖叫起來。發著抖的手一滑,無線話筒應聲摔落在地上。

然而不知是因為撞擊所致,還是我慌亂中壓到擴音鍵,
死寂般的聲音透過話筒,迴盪在整個廣闊的房間裡。

我喘著氣,顫抖著,好不容易撿起話筒,用力的將它掛了回去。

可惡!到底是誰?故意用這麼恐怖的惡作劇手法在整人?

電話又響了!

我幾乎尖叫著彈跳起來!死命盯著話筒,電話一直不斷的在響著。

快....快掛掉吧!快......別再響。

電話持續響了好一陣,終於發出了『嘟』的一聲___

對方,掛電話了嗎?

沒想到,那平版、毫無生氣、卻恐怖的聲音居然透過電話擴音器傳出來:

『我......看.....得.....見.....你......你.....看.....不.....見.....我........』

那聲音像魔音穿腦,在我耳邊盤旋。我尖叫著,用力將話筒拿起來,狠狠的掛下!

在掛下之後,房間總算又恢復了寂靜,可是這時連靜默都是另外一種窄迫的恐懼。

我喘著氣,恐怖的看著電話,不知過了多久.....

幸好,電話都沒有再響起!

我一面拼命深呼吸一面調整自己的情緒,突然腦海中一個靈光一閃而逝___

剛才掛下電話的瞬間,我看見話機上的功能鍵,小紅點一閃一閃的....。我再度接近話機,仔細看了一下,發現剛才閃著紅點的功能鍵是__內線!

屋內還有其他人?!

對方剛剛說什麼?我看不見他,他卻看得見我?難道.....難道是這間屋子裡頭,有人偷偷潛入?

小偷!

恢復了理智之後,我立刻打電話報警。

『XX分局.....』

『你好,我要報案。我的家....不,我雇主的家遭小偷了。』

『現場有沒有什麼可疑痕跡?』

『沒有,但是我剛剛接到一通電話,對方說他看得見我,我卻看不見他。那不就表示他藏在我雇主家,我雇主家很大,我不確定他是否藏匿在某間房間裡頭。』

『小姐,你現在一個人在家嗎?』

『是的。』

『你那裡的地址是?我們馬上派巡邏員警過去。你要注意自己的安全,不要輕舉妄動!』




掛下電話之後,我整個人處在精神緊繃的狀態。那....我現在應該迅速離開這間屋子嗎?可是萬一小偷逃走了怎麼辦?

兩種念頭在我腦海裡反覆思索著。不對,萬一對方對寶寶不利怎辦?對,我要去救寶寶!

然而,此時電話又響了!

可惡,又是那小偷嗎?我氣憤的舉起電話,破口大罵:

『混帳傢伙,我已經知道你的真面目了!可惡的死小偷,我已經報警了,你逃不了的!』

『我......看.....得.....見.....你......你.....看.....不.....見.....我........』

那毛骨悚然的聲音,依舊讓我全身起了雞皮疙瘩!

『你...你這傢伙,少裝神弄鬼嚇人!你以為這樣我就會害怕到逃掉嗎?別.....別以為你這樣就可以稱心如意!』我壯起膽子,故意對他大吼大叫。

『我......看.....得.....見.....你......你.....看.....不.....見.....我........嘿嘿嘿嘿.......』

這次對方居然笑了.....笑聲比話語還令人不寒而慄!

我看見客廳角落擺著一副高爾夫球球具,我迅速的抽起球桿,緊緊握在手上。

來...來啊!我在學校時可是球類校隊,我也學過一些防身術,論打架我可不見得輸你!

我先戰戰兢兢的探向廚房.....

沒有!空無一人!

再推開客廳後面的一間房間門,迅速按開牆壁上的電燈。

呼~好顯,也沒人!

接著我又緩緩的走到下一間房間,用力的推開門、開燈!

這間似乎是書房的樣子,依舊空無一人。

討厭,我開始痛恨起這間房子了,它為何坪數要這麼廣?房間數這麼多間?

『我......看.....得.....見.....你......你.....看.....不.....見.....我........』

緊握在我手上的無線話筒,依舊重複傳來這句話。雖然我已經沒有當初那麼害怕了,可是那如同地獄般傳來聲音,夾雜著詭異的笑聲,還是令我非常不舒服!

整個樓層巡視過一遍,確定沒有人。看樣子小偷一定是躲在二樓!我心裡不禁一驚,他會不會挾持寶寶?我應該一開始就想到先上去樓上看一看的,我真是個失職的褓母啊!

我快速往二樓跑去,二樓格局跟一樓差不多。第一間,沒人!第二間,也沒人!

我一間一間的找,終於,來到了最後一間!

不同於其他房間的陰暗,這一間房微微透出一些淡淡的光,我隱約看見房間四周似乎擺滿了一個個類似瓶子或罐子的東西,房間一股奇異難聞的異味不斷飄盪,我忍不住摀住鼻子。

摸索著開了燈,燈開的一剎那,我忍不住尖叫起來!

『啊呀~~~~~~~』

原來我剛剛看見的物品,全都是玻璃容器,裡頭裝滿黃澄澄的液體。然而浸泡在裡頭的,全都是支解的人體!

一隻手臂、一個腳掌、半截腿.....還有好幾個玻璃容器裝著漂浮著長髮的人頭,其中一個人頭正好面對著我的方向,五官皺成一團,彷彿正直愣愣的瞪著我看!

然而一張布置得既溫馨又可愛的嬰兒床,居然突兀的放置在房間中央!

嗚....

我全身不聽使喚的顫抖著,舉步維艱,蹣跚的朝著嬰兒床走去......

『我......看.....得.....見.....你......你.....看.....不.....見.....我........』

那空洞、平版、毫無生氣的聲音依舊在我耳邊迴盪___

我抖著湊近了嬰兒床,探頭向裡看著。

只見___

寶寶拿著話筒,用著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看著我,緩緩地、緩緩地坐了起來.......

我已經沒了力氣喊叫。

我也沒了力氣逃跑!

我只能全身發軟,跌坐在嬰兒床旁!只見寶寶越來越逼近我,他的臉靠得越來越近,笑容也越張越大。接著,他緩緩伸出手,用力的掐在我脖子上!

在失去意識的瞬間,我耳邊依舊迴盪著那句話:

『我......看.....得.....見.....你......你.....看.....不.....見.....我........嘿嘿嘿嘿......』




                                                                                   (完)






創作者介紹

Bel far niente。ยินดี娜娜

蓮娜VS蓮小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