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了公車之後,我照著手上那張紙條上頭寫的地址走,最後來到了一個高級社區。

這個高級社區範圍很大,而且大門旁有設置警衛室。我探頭向裡頭胖嘟嘟的警衛打了個招呼:

『你好,我跟八樓的李先生有約。』

警衛要我在訪客登記本上簽名,並且給我臨時磁卡,這裡的一樓大門跟電梯都需要用磁卡才能啟動。他向我指了一個方向,示意我到那一棟去。

這個社區有很大的中庭,還有個小公園跟溜冰場。中庭的水池噴著水,裡頭還有上百條營養過盛的鯉魚,悠哉悠哉的游來游去。

哇....這裡真是個不錯的地方啊!幻想著之後我即將在這裡工作,我就很開心。



我是一個剛剛考上大學的學生!之前我是念某專科學校的幼保科,不過我畢業之後努力插班考試進了大學。成為大學新鮮人!趁著正式成為大學生前的暑假,我想打工。在多方打聽之下,輾轉知道這裡有一份不錯的工作,剛好跟我之前念的科系相關。我進了大樓一樓,發現居然有兩台電梯,果然高級住宅區就是不一樣,不像我現在租賃的房子,是老舊的建築,樓梯又陡又窄,而且還十分陰暗。

依照地址我按了八樓,出電梯之後發現一層只有四戶而已,我抬頭看了看門牌號碼,確認之後於是按了門鈴。

過了一會兒門開了,來迎接我的是一個非常漂亮、氣質優雅的女人,她微笑的請我進去。後來我才知道,原來她就是我的雇主之一__李醫師的妻子。因為當初跟我聯絡上的是李醫師本人。

進門之後,醫生娘帶領我認識屋內擺設跟環境,我一邊暗自壓抑著驚訝的表情,一面裝作若無其事的和他們對談,因為裝潢實在太漂亮了!

李醫師的家是樓中樓的設計,光是一層平面就超過五十坪吧。李醫師也是一個年輕斯文的男子,他推推眼鏡打量了我一下:

『吳小姐是嗎?』

『叫我郁棻就好。』我趕緊點頭微笑。

『好,郁棻。』他點點頭,似乎不打算多自我介紹:

『上次在電話裡頭知道你之前是念幼保科的,而且你也說過你有帶過弟弟妹妹,以及親戚小孩的經驗。這是我錄用你的最大原因。』

我點點頭表示明白。

『我電話裡頭沒有提到的,我跟我內人剛剛有了個小寶寶,可是我本身很忙,我內人這陣子也有事所以不能常常在家,所以想請你幫忙照顧寶寶。你每天下午五點過來,待的時間不一定,如果我們當天晚上回來,你就可以回家。如果沒有,那麻煩你要在這裡過夜,我們有準備一間房間專門讓你休息。時薪就每個小時兩百五。如果你覺得不滿意,我們還可以再談!』

什麼不滿意?滿意極了!比照外頭一般服務也只有八九十元的時薪,在這裡工作簡直像天堂!

『對了,客廳跟廚房的東西你都可以任意使用。不過,寶寶除了哭鬧跟進食時間以外,嬰兒房沒事不要進去,就讓他睡覺就好,不要吵醒他!』李醫師特別叮嚀。

我除了忙不迭的點頭之外,高興得幾乎說不出話來!

薪水高之外,工作環境還這麼好,光看客廳那整套的視聽音響,以及超大電漿電視我就樂歪了!

李醫生夫婦似乎真的很忙,他們又交代了一些注意事項後,就匆匆忙忙出門離去。

這麼大的屋子只剩下我一人啦!我開心的看著電視。雖然只是一般嘻笑怒罵的綜藝節目,不過可能因為我心情太好的緣故,所以連節目都變得特別好笑啦!

一陣音樂聲,我的手機響了。

『喂,郁棻嗎?』熟悉的聲音,是學姊。

『學姊,找我什麼事?』

『你工作找得如何啦?』

『呵呵,剛剛應徵上呢!現在正是上班時間喔!』一想到第一次找工作就這麼順利,我不禁眉開眼笑。

『什麼工作?怎沒聽你提起?』

『我到一個李醫生的家當計時褓母,幫忙帶他的小孩啦!』

『李醫師,哪個李醫師?』

『是李緯哲醫師,怎麼,學姊你知道他嗎?』

『李緯哲......』學姊的聲音聽起來弱了些,感覺得出來她是在自言自語。

『李緯哲.....是高高瘦瘦很年輕,戴著眼鏡的嗎?』

『是啊!』

『欸,郁棻,有件事我覺得有點奇怪......』突然學姊的口氣一下子緊張起來。

『怎麼了?』

『那個李醫師,之前有請過非常多個臨時褓母耶,但是不知道為什麼那些人好像做了一兩天之後,李醫師就又開始應徵新的臨時褓母.....』

『可能李醫師要求比較多吧!或是他們不習慣所以就沒繼續做了吧?』

這有什麼好奇怪的?

『可是,到底什麼原因兩三天就得應徵一個新褓母,而且每次雇用的都是剛從護專或是幼保科系畢業的年輕女生,你不覺得很奇怪嗎?』學姊似乎不願就此罷休。

『學姊你怎麼知道啊?』

『因為我剛好有一個朋友的親戚認識李醫生,所以知道李醫生在徵臨時褓母時,我的朋友有問過我,不過我當時已經找到工作了,所以沒答應。但是我有稍微打聽了一下,這一點,一直讓我覺得有點奇怪,除此之外,聽說李醫生人好像有點孤僻,不太跟鄰居們打交道.....』

『學姊你不要太擔心啦!我覺得李醫師夫婦人都很好,而且我自己會照顧自己,放心!』

『嗯,郁棻,不管如何,你還是小心一點吧!』

『我會的啦!』

好不容易結束通話,我覺得學姊一定是緊張過度了,因為從通話到正式見面,李醫師看起來都非常正常,醫生娘人也很好相處,一點都沒有不對勁的地方啊,搞不好是之前的女生抗壓性比較低吧,所以才做了兩天就不想做!

不管它了,我將學姊的話丟在一邊,繼續看著好笑的電視節目.......

突然客廳的電話響了!

我接了起來:

『您好,這裡是李緯哲醫生的家。』

『郁棻嗎?我是李醫生!』

『李醫生,有什麼事嗎?』

『是這樣的,我跟內人有事,今天晚上不回去了,麻煩你留下來過夜,幫我們照顧寶寶。』

『沒問題,沒問題!李醫師你放心吧。』

開心的放下了電話,天啊!這間超級豪華的大房子簡直等於我家一樣。一整晚我都可以隨心所欲做自己想做的事了。晚一點兒我一定要泡泡看浴室那個按摩浴缸,一定超舒服!





當我再度回柔軟的沙發上擦著濕淋淋的頭髮時,我抬頭看了一眼牆上的鐘,咦,已經凌晨一點多啦?
原來我不知不覺洗了兩個小時的美容澡,不過幸好寶寶似乎都沒有哭鬧,真是乖巧啊!

客廳的電話又再度響起!

應該是李醫師吧?糟了,希望我剛剛泡美容澡時他沒有打回來,否則我一定要被罵了。

我接起了電話:

『您好,這裡是李緯哲醫生的家。』

『........』電話那一頭傳來長長的沈默。

『喂喂?』我試著喚了幾聲。

『........』依舊是一連串長長的沈默回應著我。

我開始不耐煩了,為什麼有人就是這麼無聊,三更半夜打這種惡作劇電話?

『喂,我不管你是誰,你再不出聲,我要掛電話了!』

『........』

當我終於將話筒移開耳朵,正準備要掛下電話那一刻,終於一個聲音從話筒裡傳了出來。

那個聲音非常的平板,非常的空洞,沒有任何高低起伏,但是卻讓人不由自主感覺到,有種毛骨悚然的陰森。那聲音簡直像從一個遙遠的黑洞裡傳出來似的!

對方很緩慢,很緩慢,一個字一個字的說道:

『我......看.....得.....見.....你......你.....看.....不.....見.....我........』






點此繼續閱讀:我看得見你,你看不見我〈下〉                      

蓮娜VS蓮小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