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錢有勢的父母真好用!

童韻荷在很快的時間內被安排了葬禮,警方也沒有太多調查追蹤。韻荷的年邁雙親在收到金額足夠養老的大筆慰問金之後,也沒有再多說什麼。

然而,從韻荷頭七之後,姜少白每天晚上入睡一定作夢!

夢中的韻荷依舊溫柔,她總是露出微笑的表情,甜甜的對少白說:

『親愛的,你等我,我很快就來帶你走了!』

然而韻荷的模樣,卻是滿身混雜著淋漓的鮮紅,已經讓人分不清是紅衣還是血。她露出笑容,看起來卻特別陰森詭異,而且左半邊臉已經血肉模糊,看不清她姣美的五官,頭蓋骨破了個大窟窿,慘白色的腦漿混著鮮血,一直不斷從頭部破裂處汩汩流下............




『啊啊~~~~~~~,你走開,不要來找我!』

『少白,少白,你怎麼了?』

一陣急促的腳步聲,接著房間的燈大亮,少白的母親神色擔憂的將寶貝兒子搖醒。

少白驚得彈坐起來,冷汗淋漓!天啊,他怎麼又做了同樣的夢?

『少白,你還好吧?可憐的孩子,你又做惡夢啦!』母親緊緊的摟住他。

『媽,那女人......好恐怖,我快被逼瘋了!』少白無力的說著,帶著一點哭腔。

『別怕,媽陪你,電燈大亮著,沒有別人會接近你的,別怕!』



儘管如此,他依舊被惡夢驚擾著。由於不斷受到驚嚇,以致姜少白神色越來越憔悴,精神也越來越恍惚,有時候連母親跟他說話,他都像聽不見似的,只是茫然的坐在那裡,空洞的眼神望向遠方..........

少白母親看在眼裡,心急如焚。帶他去跑遍各大醫院精神科,卻始終不見起色。少白依舊在夢中被糾纏著,整個人也越來越消沈。不得已,這天少白母親在朋友的陪同下,帶著少白去找了一位聽說非常有能力的老師。

一到屋子內,少白母親戰戰兢兢的坐下。還沒開口,對方就說了:

『你兒子在劫難逃!』

『嗚,老師,你一定要幫幫我呀!我就這麼一個兒子,失去他我該怎麼辦啊?嗚嗚......』

或許是這段日子不斷憂心操勞,也或許是精神壓力到了極限,抑或是被眼前這位老師說的話嚇著了,少白母親當場痛哭起來!

『其實你兒子的行為你平常也看在眼裡了,這是他應得的果報!』老師眼神看向立在一旁呆若木雞的少白,意味深長的說道:

『她,很快就來找你了!三天後!』

咚!

少白雙腿一軟,跪倒在地!

『老師,求你救救我。我知道錯了!我真的知道錯了,求求你救救我,我還不想死啊......』

少白情緒激動的胡亂重複著同樣的話,最後趴在地上,放聲痛哭起來!

原本面無表情的老師看著眼前哭成一團的一老一少,尤其是少白母親老淚縱橫的模樣。他嚴峻的表情似乎軟化一些了!

『唉,起來吧你們,你們今天會找上我幫忙,那就是註定有緣。況且我會設立玄靈工作室本來就是為了替人處理事情、消災解厄。不過姜少白,我要你捻香發誓,過了這事,你真的會痛改前非,不再造業!』

『我會,我會,我一定會!謝謝老師,謝謝老師........』

少白喜出望外的從地上爬起,將母親扶起來,不住的哈腰鞠躬道謝。




屋內寂靜得幾乎沒有一絲聲音!

只剩牆上的古董老爺鐘滴答滴答響著,劃破了寂靜。

那滴答滴答的聲音,聽在姜少白耳裡,簡直就像宣判死刑前的讀秒,又像自己因為恐懼而快爆裂的心臟,不受控制的猛力遽動著。

終於,他聽見古董老爺鐘發出沉沉的響聲___

一聲,兩聲,三聲.....少白踡縮著身子,雙手環抱著自己,背部緊緊的靠著牆壁。

第八聲,第九聲,第十聲,第十一聲........他冷汗流了再流,全身發著抖,連牙齒都禁不住不停打顫。

長長的第十二聲!

老爺鐘終於恢復了寂靜,然而少白的恐懼卻越來越升高。因為,午夜十二點了!

也就是說,今晚正是童韻荷要來帶走他的時間。

全家人遵照老師的指示,全都去借住親戚家。少白則依老師交代,放了一套自己平常最喜歡也最常穿的衣服在床上,自己則躲在床底下。因會這樣會讓衣服有『人氣』,剛生成的鬼魂沒有完全成形,所以感受力沒有那麼強烈,會誤以為床上那套衣服就是本人,少白在鬼魂來到床邊之後要盡量屏住呼吸,讓她以為達到心願,帶走了人的氣息之後,就會離去。而老師一再叮囑少白切記,要等到天完全大亮之後,才可以從床底下出來!

由於童韻荷是含恨而死的,已化成厲鬼。任何溝通方式她已經聽不見也聽不進去,如果硬要降服她對她也未免殘忍,因為這樣會害她永世不得超生.......

少白隱約聽見了似乎是腳步的聲音,從樓下傳來。

扣、扣、扣

扣、扣、扣

似乎是女人穿高跟鞋在走動著,而鞋跟敲著地板的聲響。

接著一個溫柔的聲音響起,迴盪在這凝結的空氣裡:

『親愛的,你在哪裡?』

姜少白突然背脊一陣發涼,寒意從後背一直直竄到腦門。他雙手很用力的摀住自己的嘴,才不至讓自己恐懼過度而驚叫出聲!

『親愛的,你在哪裡?我怎麼都找不到你?』

童韻荷的聲音幽幽的在室內迴盪,聲音忽遠忽近,忽大忽小。感覺得出來她似乎正在認真尋找著......

『親愛的,你在哪裡?』

扣、扣、扣

『親愛的,你說過要永遠跟我在一起的,你在哪裡啊?』

扣、扣、扣

『親愛的,你在哪兒啊?我來了!』

扣、扣、扣

隨著敲地的聲響越來越近,少白的恐懼越來越巨大.......

最後少白聽見自己的房門把手有微微被轉動的聲音___

不,不要,不要來!你快走,快走啊!少白抱著頭,內心不住尖叫著。

扣、扣、扣

扣、扣、扣

童韻荷似乎在房間內不住走動著。

少白恐懼得幾乎昏厥___

這個夜為何如此漫長?快天亮吧!快讓一切都過去吧!少白緊閉著雙眼,不斷祈禱著天亮,讓這像惡夢般的真實趕快結束!





天終於亮了!

少白的母親回到家裡,卻發現寶貝兒子面露驚恐,但已氣絕身亡!

她哭著、叫著、喊著兒子,搖著少白已經冰冷的屍體,但卻已經喚不回什麼。

沒有人知道少白怎麼死的,因為他身上沒有任何一絲傷口,現場更沒有任何可疑的痕跡,警方無從調查辦案。

只有玄靈工作室的老師,坐在自己的桌子前,神情沈重的搖搖頭,喃喃自語:

『唉....天意啊!天意啊!一切在劫難逃。』




----------------------------------------------------------------------





扣、扣、扣

扣、扣、扣

童韻荷在房間裡頭來回踱步了一個時辰之久,因為她強烈感受到姜少白的氣息在房間內,卻始終遍尋不著真正的方位。

扣、扣、扣

扣、扣、扣

最後聲音在床前停下了!

姜少白瑟縮成一團,擠在床底下某個角落,他面對著牆壁,緊閉雙眼。心中不住祈禱著....

然而房內已經完全沒有任何聲響。

沒了腳步聲,沒了說話的聲音。一切靜悄悄,又只聽見老爺鐘的滴答響。然而對少白來說,這時間猶如一世紀這樣漫長____

過了幾小時了?三個小時?四個小時?

房間內還是沒有任何聲音,靜悄悄如常。

童韻荷走了嗎?她以為她把我帶走了嗎?

少白漸漸將摀住的雙手鬆了開來,他已經這樣憋著呼吸好幾個小時了,只用透進手掌內的微薄空氣呼吸實在很難受。

童韻荷應該走了吧?

少白禁不住好奇,他將床單偷偷掀開一角,小心翼翼的朝外頭察看。沒有看到任何一雙鞋子,沒有看到任何一雙腿,想必她應該是走了吧?

少白打算將床單再拉高一點,好讓自己更看清楚外頭動靜時____

扣、扣、扣

一陣敲地聲又突然響起!

然後少白看見拖散在地上的雜亂長黑髮,接著是一個深窟窿的頭皮,裡頭的腦漿混著鮮血依舊不斷流淌著,童韻荷五官模糊、面容慘爛,卻直勾勾盯著姜少白,露出了淺淺的微笑。

『親愛的,我終於找到你了!』

童韻荷跳樓身亡時,是頭部最先著地而死,所以她死後依舊是生前最後的模樣!

扣、扣、扣

那不是高跟鞋的聲音!

扣、扣、扣

那是她頭蓋骨敲著地板的聲音!

扣、扣、扣

扣、扣、扣

扣、扣、扣................



                                                                                               (完)

創作者介紹

Bel far niente。ยินดี娜娜

蓮娜VS蓮小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