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JPG 




『金魚只有被養在金魚缸裡,才是金魚!一到了河裡,不過就是一條普通的魚了.......』



輕輕一句話,道盡了『玉菊屋』一切的悲喜!


她來自開滿櫻花的故鄉,一路上她都被沿途櫻花繽紛落下的美景所吸引。雖然她即將走向的目的地並不美__她將被賣到酒家做藝妓。

花瓣像雪片一樣不停的落在她的頭上、臉上、肩上。不同的是,櫻花雪一點都不冷。

那一年,她八歲!

玉菊屋裡充斥著各式各樣的女人,然而除了少數男人以外,這裡只有女人,還是女人!一大群女人坦承相對,赤裸著身體洗著澡,這光景只有男人會血脈賁張而已。然而對她而言,卻是一種窒息的恐懼!

我不要就這樣老死在這裡!

她逃,但是沒有成功。她反抗,但是沒有用。

唯一能離開這裡的方法,就是遇上一個有錢的對象,他願意為你贖身,你才走得出這裡。

成為藝妓,其實是一條辛苦的不歸路。學習取悅男人的技巧,訓練媚惑男人的手腕。受了委屈、遭到欺負、捱了打,家常便飯。倔強又叛逆的她,從來沒有落下一滴淚水。

因為她對自己發誓,有一天她要憑自己的力量離開玉菊屋!




『當藝妓街下起櫻花雨,就是我離開的時候......』



她再也看不到故鄉了,但是她不想家。她再也看不到櫻花紛飛了,可她想念櫻花雪。玉菊屋裡頭唯一一棵櫻花樹,長年矗立在那裡,卻從來不開花


『等到櫻花開了的那一天,我就帶你離開這裡吧!』



安藤只是個玉菊屋的打雜工,他很少笑。但卻是唯一願意陪她說話的人。這句話是誓言,還是哄一個小女孩的話語,沒有人知道。但是他抬著頭與她仰望櫻花樹,說這句話時,卻是一臉專注的神情。


『哭,你就輸了!愛,你就輸了!贏,你也輸了!』



在玉菊屋裡沒有所謂的絕對,也沒有所謂的永遠。


她愛上了一名恩客!恩客,也深深為她迷戀。像所有情竇初開,方墜入愛河的少女一樣,她開始心不在焉,茶飯不思。甚至,身子只為這名恩客保持玉潔。她不懂愛,她不知道那算不算真愛,但是她只確定她愛著眼前這名也說愛她的男人!



如果愛註定是要讓人心碎而死......



為了他,她不惜得罪重要的恩客。然而卻只換來這口口聲聲說愛的男人一個冷漠的眼神,與頭也不回離去的背影。她不死心,在一個陰陰雨雨的日子裡,她又再度逃跑!

當她終於看見那男人的時候,她已經渾身濕漉漉,雨水冷,她的心更冷!

那男人終於看見她了,緩緩的、緩緩的,對她張出一個微笑。那個笑容已經足以解釋一切!

原來....愛只是一個字,夾雜著謊言,還有背叛的真實!



如果愛註定是要讓人心碎而死,那麼,為什麼,事到如今我還有眼淚......?


這是她第一次成功逃跑,因為後頭沒有人追趕!

這是她最後一次不成功的逃跑,因為她選擇了回到玉菊屋。






『不知怎的,我就是會,我就是懂得怎麼看男人才會使他們興奮。』


花魁就像禮物!

如果未經包裝,只拿出內容物送人。人們不但不會喜悅,還會不屑一顧!但是如果包裝得好,這禮物不但看起來貴重、高級、得來不易。人們在拆卸包裝時才會興奮莫名,小心翼翼,感到萬分驚喜!


不管禮物的功能為何,人們只會記得.....在打開時過程中的雀躍!




越是看清俗世的人,往往卻是看不透現實的人。

向現實臣服吧!於是,妝妃花魁找到了一個富家子願意幫她贖身,不管她愛不愛這人,她終究走出玉菊屋了。

向現實抵抗吧!於是,高尾花魁愛上了恩客,偏激的想殺了恩客之後自盡,做一對同命鴛鴦。

血花四濺,染紅了屏風上的一隻白鶴!

高尾花魁也終於走出玉菊屋了!只不過,沒有人伴隨。因為恩客,只是恩客。不是情人,也不是愛人!




恩不同於愛!



終於,她憑著驚豔四座的美貌,勾人銷魂的媚惑本事,成了玉菊屋最新一代花魁!

花魁獨一無二!

在玉菊屋,女人都可以是妓女,但不是人人都可以成為花魁。

她冷冷的綻放著沒有情感,卻媚惑十足的笑容。沒有人記得她從前叫什麼,現在,她叫日暮花魁。沒有愛,沒有淚!






『你是個傻子,但我也是個傻子....』


藝妓街下雪了!

藝妓街下雪了!

全玉菊屋,不管是藝妓或是尋芳客,所有人叫著、笑著、鬧著!開心的圍繞著櫻花樹打轉。

一片癡情的武士倉之助,為了日暮花魁,讓藝妓街第一次下起了櫻花雪。

日暮流著眼淚,不為情、不為愛、不為男人、不為金錢,而是...從她八歲就再也沒有瞧過的櫻花雪....

武士決定為她贖身,她知道自己離走出玉菊屋的日子已經不遠了。

然而玉菊屋唯一的一棵櫻花樹,卻始終沒有開花....




從年輕時就追逐著青春肉體,至今已垂垂老矣的恩客。閱歷過無數玉菊屋的春秋,過盡千帆....風中殘燭的他,最後依舊選擇在青春肉體的懷中緩緩逝去。他不怕死亡,他只怕老!

日暮不怕死亡、不怕老,她只害怕不自由。可是如今她只能用另一個不自由,來換取原先想擺脫的不自由__嫁與武士為妻!

她的心活過,也死過。她發誓要靠自己的力量走出玉菊屋,然而,是不是只要能離開這裡,怎麼離開的已經不重要了?

這就是....現實嗎?

這就是....長大嗎?




『我們要不要看真正的櫻花?雖然你跟著我,你將會一無所有....』

『那聽起來比什麼都有,要有趣多了!』



在離開玉菊屋的前一天,安藤與日暮重新站在櫻花樹下一同抬頭看著店內唯一的一棵櫻花樹。

上次一同立在這棵櫻花樹下,是多久以前的事了?

好久,好久了....



它依舊沒有開花!



不,它開了!



日暮順著安藤的手勢方向望去,一朵嬌小的、雪白的、新綻的櫻花,在枝椏間,微微吐露出芬芳....



---------------------------------


我只想寫到這裡!

因為我覺得這樣是最美的停格。

                                 蓮娜


---------------------------------

附記:


電影導演

惡女花魁(SAKURAN)
蜷川實花 Ninagawa Mika首次執導的電影。1972 年出生於東京,日本非常著名的時尚攝影師,與村上隆、奈良美智等藝術家,同隸屬於小山登美丈夫美術館旗下。曾獲許多世界級的 攝影獎項。

電影從頭到尾都給人一種非常華麗、絢爛的感覺。不管是藝妓服飾、玉菊屋的裝潢、任何物品,都充斥著狂野的奢華張力。然豔而不俗,華而不庸!

花魁的舉手投足盡是媚,不管是藝妓間爭風吃醋、杏眼圓睜的吵鬧打架,還是表情冷然、不屑一顧。依舊是風情萬種,媚態萬千,美得令人窒息....

電影裡頭多次呈現金魚特寫,喻這些嬌縱美麗的花魁身世的無奈。男尊女卑的社會制度下,出了玉菊屋,她們什麼也不是!她們的高傲、她們的潑辣撒野,只能在如同被人飼養的玻璃缸般的世界才得以發揮。

看起來離外頭的世界很近,因為只隔著一層薄玻璃缸!

然而離外頭的世界卻很遠,看似簡單一層卻無法跨越!

只聞新人笑,哪聽舊人哭....玉菊屋唯一一棵從不開花的櫻花樹,兀自笑看人間悲喜幾番反覆...



電影配樂

「音樂不允許旁門左道。」 -- 椎名林檎

充滿矛盾的詞曲,病態、歇斯底里的演唱方式,在 MV 中墮落的氛圍、自虐的表演型態,可說是椎名林檎的最佳註記。



1978 年出生。自小學習鋼琴,為往後的音樂之路打下了良好的基礎。中學時期的她性格反叛,沉迷於樂團活動中,曾擔任過鼓手、吉他手、鍵盤手和主唱,並夢想可以到處去演出。

2006 年首次為電影《惡女花魁》配樂。在這次的電影配樂中,椎名林檎強烈的搖滾感,與影片中的色彩繽紛形成強烈的對比。

創作者介紹

Bel far niente。ยินดี娜娜

蓮娜VS蓮小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