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山是一名在電影院上班的放映師,他和同在戲院擔任服務員的小珊,曾經是一對登對的情侶。阿山對小珊一直是深愛著的。


但是阿山有個很糟糕的習性,就是他吸毒成癮,為此他常常把薪水跟積蓄花在買毒品上面,最後為了籌出買毒品的錢,最後他居然不惜想偷拿小珊的手錶去典當,換取金錢買毒品,結果被小珊發現了,兩人因此發生爭執,阿山一時失手誤傷了小珊。


小珊對阿山的行為感到非常失望,所以決定分手。


分手之後的阿山懊悔不已,他終於下定決心戒掉毒品,然而小珊已經對他死心了,就算仍舊在同一間戲院工作,見了面小珊總是幾乎把阿山當空氣。


阿山知道自己犯下了難以原諒的錯誤,他非常懊悔,想要努力存錢把小珊的手錶贖回。這時候,戲院正準備上映泰國最新的影片『惡靈復仇』,戲院通常在上映前就會拿到播放帶,戲院的主管阿姚,同時也是小珊的哥哥,為了貪圖販賣盜版的營利收益,他知道阿山非常需要錢,所以故意用誘人的金額打動阿山,幫助他鋌而走險盜錄未上映的影片_惡靈復仇。


---------------------------------------------------

這是一部改編自真人真事的泰國電影。


三十年前,在泰國某個小村落,有一個叫做恰芭的女子,她的住處某天遭受了無名火,祝融將她的家燒得面目全非,她的孩子也都活活被燒死在屋子裡,也許是因為受不了這個打擊,所以恰芭就發瘋了。


火災後,她依舊回到那個已經殘破不堪的屋子繼續生活,精神異常的她臉部遭受嚴重的火燒傷,頭頂的頭髮幾乎不剩,只剩稀疏的幾繓長髮亂七八糟披的散在肩頭,右腳已經殘廢,只能靠著正常的左腳拖行著右腳前進,乃至她看起來人不像人鬼不像鬼,非常駭人。


居民雖然同情她,但是在這貧窮的小村落,每個人顧溫飽都很勉強,所以也沒有多餘的力量幫助她。


然而,在恰芭的屋子發生火災之後好一陣子,村子裡的小孩開始陸續失蹤....


居民最後發現恰芭就是綁架村民小孩的兇手,在他們闖進恰芭陰森黑暗的住家時,發現那些孩子都已經被挖去了雙眼,血流滿面,有的甚至因為失血過多已經死了
....


村民看到自己的小孩被凌虐的慘狀,不禁悲從中來,憤怒的將恰芭推倒在地上毒打,最後因為氣憤難消,甚至將恰芭綁起來,吊在屋簷上,活活把她吊死!


恰芭被吊在屋簷上,一面掙扎,一面用怨毒的眼光看著這些村民,最後,終於露出猙獰的表情,不情願的斷了氣....


這已經是三十前的事情了,許多人早已經遺忘,要不是電影製作公司決定改編此事拍成電影,這段過去早就隱沒在荒煙漫草之中
....


---------------------------------------------


阿山雖然良心很掙扎,可是一想到小珊的手錶,他終於牙一咬、心一橫,幫助阿姚。他在放映室裡頭開始播放這部片子,阿姚則獨自坐在影廳裡頭,悠哉的吃著零食,一邊錄著電影內容。


無聊的阿山終於不小心在放映室睡著了.....


當阿山終於驚醒過來,片早已播放完畢。他心中大喊糟了,趕緊朝影廳內望去。只見影廳內空無一人,阿姚已經不見蹤影。他跑進影廳裡頭,遍尋不見阿姚,卻看見倒在地上的錄影機。


到他撿起錄影機,倒轉察看裡頭錄到的內容,前面都是此部電影的劇情,但是一道某個橋段的時候,突然鏡頭大翻轉,感覺就像是突然被撞翻在地上,接著就看到阿姚驚恐跌坐在地上的模樣,阿姚一面恐懼的發出嚎叫,一面直直望著前方,身體不住的顫抖後退,接著只剩一堆雜訊跟模糊的殘影而已....


阿姚到底去了哪裡?


阿山走出影廳外頭掏出手機,打電話給阿姚。


阿姚的手機不斷的響著,但就是沒有人接。


阿山一直覺得鈴聲隱約就在附近,但就是遍尋不著阿姚的身影,最後他發現鈴聲是似乎是從影廳內傳來的,所以決定再度回影聽裡頭去找。


鈴聲在進入影廳之後更大聲更清楚了,可是影廳內依舊空無一人。


鈴聲持續的響著,阿山持續的環視尋找著。


最後阿山不經意的將眼光落向螢幕,此時早已經播放完畢的『惡靈復仇』,突然又從某個橋段開始播放.....


阿山嚇壞了!


他望著螢幕,驚恐的感覺不斷由他心底竄出,因為他發現阿姚已經雙眼被挖去,血流滿面,早已經氣絕,掉落在阿姚手邊的手機鈴聲仍舊不斷繼續響著,而阿姚的人.....居然,在電影裡面!!!


阿山驚慌的逃出戲院,一路狂奔回家,倒頭就睡。


這一定是幻覺,這一定是惡夢,只要我一覺醒來就什麼都沒事了...阿山這樣不住的安慰自己。


------------------------------------------

阿山是被一陣又一陣的『刷刷』聲吵醒的。


剛被吵醒還睡眼惺忪的他,愣了一陣子才意識到聲音是從自己的浴室傳來的,他下床預備察看,卻看見...


房間有一雙陌生的腳印,左腳是正常的腳印,右腳卻是拖行的痕跡,跟電影裡面恰芭的腳印一模一樣!這個腳印一直延伸到浴室門口....


浴室裡頭,刷刷的聲音依舊持續著....


阿山鼓起勇氣,抖著害怕的身體,小心翼翼的接近浴室。


被拉上的半透明浴簾,依舊隱約看得出裡頭有個人影,刷刷的聲音,就是那個人梳頭髮的聲音。


誰?是誰?闖入家裡居然自己都沒發現?


阿山抖著手,緩緩的接近,鼓起最大的勇氣一把將浴簾拉開___


什麼都沒有,浴簾背後什麼都沒有。除了拉開的瞬間物品掉落地的聲音之外,他眼前空無一物!


阿山的視線從半空中轉移到地面,他看見一把梳子靜靜的躺在地上,他緩緩蹲下身,撿起了那把梳子。


那梳子,上面盤旋糾纏著一堆凌亂的長頭髮,是女人的長頭髮!!


天啊___

--------------------------------------------

阿山終於發現,原來這部電影的鬼,居然是真的!


而且自從那天發現阿姚死去的身影,居然在出現電影裡面時,恰芭的怨靈就一直陰魂不散的跟著他,重點是,阿姚已經死了,而除了阿姚以外他是唯一一部看過這部片的人,所以下一個,絕對輪到他死!


想到這裡,阿山不寒而慄。


小珊無意間發現了阿山盜錄電影的事情,氣得質問阿山為何如此。阿山老實的跟小珊解釋發生在他身上的離奇事件,以及他親眼看到的驚恐景象,但是小珊怎麼可能相信他的話呢?她當阿山又毒癮發作了。


阿山眼見解釋不清,只好鄭重警告小珊,無論發生什麼事,絕對絕對,都不可以看這部電影。


恰芭的怨靈一直跟著阿山,無論他逃到哪裡,恰芭都緊跟在側,然而,只有他看得見恰芭的怨靈,其他人都看不見,所以其他同事只知道阿山行徑怪異,甚至獨自昏倒在電梯裡頭,卻不知道他為何如此。送醫急救之後,只知道他是驚嚇過度,卻不知道他究竟看見了什麼驚恐的東西。


小珊對阿山還是有一絲絲情意的,所以一聽到阿山出事,還是動了惻隱之心去照顧他了。看著躺在床上昏迷的阿山,小珊回想起阿山跟她說過的話,於是她開了電腦,開始搜尋關於恰芭的一切。


小珊發現,原來,阿山並沒有說謊,早已戒掉吸毒的他也不是毒癮發作幻覺,這一切都是事實。就連拍攝這部電影的製作團隊,也遭受到詛咒......


小珊問清醒之後的阿山,那部電影最後的結局是什麼?


阿山非常艱難,一字一句,沈重的說:『那部片的主角,最後死了。』因為主角企圖進入恰芭的屋子,燒了恰芭的屍體,讓她的怨靈無法再害人,但是終究失敗了....


小珊看著阿山,她突然勇敢的下了一個決定,她說服阿山跟她一起前往恰芭的房屋,找尋恰芭的屍體,然後將她火化。


到了恰芭所屬的村落,阿山和小珊沿途發現,這個村子裡頭很多居民都是瞎子,且兩眼全盲。這又加深了阿山跟小珊心頭的沈重跟不安。


恰芭荒廢已久的房屋終於到了,裡面異常陰森黑暗,就連大白天屋內還是透不進一絲光線。他們在陰暗的屋內四處尋找,就是便尋不著電影裡頭,堆置著許多被綁架的小孩的房間。


『小心!』


突然,天花板上的吊扇掉了下來!


阿山用力把小珊推開,但是自己卻被吊扇砸中,吊扇甚至砸破地板,阿山連同吊扇一同掉進地板下面!


原來地板下面還有一個空間。


『阿山,你沒事吧?』小珊在上頭,焦急的朝地板下的阿山呼喚:


『你等著,我找人來幫忙!』


小珊離去了,剩阿山獨自面對無盡的黑暗。在跌進地板下方的時候,連手電筒都弄丟了,阿山只能靠著地板破洞透出的一點光線勉強環視周遭。恐懼也不斷的擴大、延伸...幾乎將他吞噬。


『碰、碰、碰!』


阿山突然聽見身後的牆?還是門?他看不清楚,被強力撞擊的聲音。


是誰?


阿山驚恐的朝聲音來源望去。



『碰、碰、碰!』


『碰、碰、碰....碰!』


看樣子是門被撞開了,門後透出了微弱的光線,和小珊著急的臉。她跑到阿山身邊擔憂的問:


『阿山,你沒事吧?我剛剛終於找到出口了,我們一起離開這裡吧!』


阿山鬆了一口氣,點點頭準備和小珊一起離開,但是卻又聽到上方傳來小珊的聲音:


『阿山!你沒事吧!我找到了繩子,你快抓住這繩子爬上來。』


怎麼會?怎麼有兩個小珊?哪一個才是真的?阿山恐懼了....他想掙脫小珊拉住他的手,但是已經隱沒在黑暗中的小珊力氣卻突然異常的大,將他拖行著往前,他怎麼樣都抵不過這股力氣。


阿山用盡吃奶的力氣終於將自己被抓住的手抽回來時,卻看見拉住他的手的小珊,轉瞬間居然變成恰芭被吊死的時候,猙獰恐怖的臉!


『啊_____』阿山驚恐過度,再度昏厥.....


-----------------------------------------------

小珊和阿山後來意外發現,真正的恰芭並沒有死!


原來恰芭在被村民吊死之後沒多久,警察就趕到現場,將恰芭救了下來。恰芭只是瀕死,並不是真正的斷氣,而且最後她被送進了療養院,度過她最後的餘生。阿山跟小珊望著在療養院庭院長椅上曬著太陽,臉上已經無任何殺氣的恰芭,發現她只是一個孤單可憐的老人而已....


那麼,那個鬼魂究竟是誰?


阿山和小珊最後決定到電影製片公司一問究竟。沒想到,電影製片公司空空蕩蕩,經過的附近居民說,這裡已經一個禮拜沒有任何人來了。


阿山決定偷偷潛入製片公司,他和小珊分頭翻找,希望可以找到任何相關的文獻資料,讓這一切謎團提早解開。


辦公室抽屜裡頭,凌亂的散放著許多幕後花絮,唯獨拍攝恰芭吊死的那捲幕後花絮不見了。阿山四處尋找之後,發現在一旁的DV裡頭,正放著這捲拍攝花絮,他打開DV,瀏覽拍攝現場側錄的情形。


飾演恰芭的是一位名叫殷倩的女演員,一開始拍攝被吊死這場戲時,因為殷倩無法演出導演要的效果,而讓這部電影的進度陷入了停滯,劇組人員毫不留情的拼命責備殷倩,殷倩滿腹委屈卻又不敢多說什麼。


最後,可能是因為殷倩被罵太多次了吧,所以再度正式上場的時候,她演出掙扎的模樣跟前幾次完全不同,這次異常逼真,不但使勁掙扎喘氣,連眼球都爆出了紅血絲,模樣越來越猙獰.....


導演一面看著螢幕,一面滿意的點頭,但是等到有人發覺不對勁時....


『導演,鋼絲已經斷掉了!』


原來殷倩不是在演,她是真的被那條繩子緊緊勒住了脖子,現場馬上呈現一片混亂,大家七手八腳忙著將殷倩解救下來,但是為時已晚......


---------------------------------------------------------

據說,人在非自然死亡的情況下,只會記得死之前最後一刻的記憶,所以殷倩的靈魂只記得她被吊死前的痛苦,她只記得她被繩子勒得喘不過氣時,所有的人只是動也不動的盯著她,彷彿真的很希望看到她死的樣子。


這層怨念維持到她斷氣之後,所以她的靈魂只記得大家都想看她死,所以她的怨念化做詛咒,附身在這部電影上,只要看過這部電影的,都會被她的怨靈纏上,直至死亡為止!


阿山發現自己終究難逃一死,沈重的交代小珊,絕對、絕對不要看這部片。其餘的他什麼都不肯多說了。


第二天,阿山帶著沈重的心情來到電影院,他雖然依舊上著班,可是他內心很清楚的知道,他只是在數著自己每一分每一秒接近死亡的時刻!


恰芭的怨靈又惡狠狠的追過來了,阿山拼了命的在戲院逃跑,他最後打開放映室的大門衝了進去,用力關上大門之後,轉身__


他不是衝進放映室了嗎?怎麼看見的是恰芭的房間?他心急的轉身想打開放映室的門,卻怎麼也打不開了。


然後他環顧四周,才發現拍攝該片劇組的工作人員,一個個都已經被挖去了雙眼,血流滿面,死狀極悽慘,然後,他赫然發現:一直被外界以為失蹤的阿姚,也赫然在裡面,同樣已經氣絕多時!


阿山萬念俱灰,他知道他自己逃不掉了,他突然全身沒了力氣,他緩緩的、緩緩的瑟縮在角落,抱著膝蓋,一動也不動。


因為擔憂阿山而尾隨著他的小珊,最後跑進了空無一人的影廳,然而她只看到電影的最後一幕,就是阿山背後突然伸出一雙乾枯、充滿皺紋,指甲尖長的恐怖的手,緩緩的插進阿山的眼窩裡__


『阿山__』戲院只迴盪著小珊無力的哭泣喊叫。


------------------------------------------------------

惡靈復仇這部片上映以來口碑真的很好,幾乎場場爆滿,電影播放著,又放映到恰芭的房間有許多被挖去雙眼的人,死去的畫面,赫然發現,小珊的屍體也出現在裡頭!!


被吊死的那一幕,恰芭怨毒憤恨的血紅雙眼,狠狠的與所有的觀眾眼睛對視著....


你看過這部片了嗎?


你,會成為下一個出現在電影裡頭的死亡者嗎?


-----------------------------------


隨著看這部電影的觀眾越來越多,在電影中出現的屍體也越來越多,最後......















恰芭的屋子終於被死亡的屍體堆滿了,再也放不下了。因為屍體都已經堆到天花板了,已經幾乎沒有空隙可以繼續塞。


而且,這部片在世界各地正如火如荼的上映,每一個看過片子的她都要去把人家拖進電影裡頭挖去雙眼,所以她一下要跑美國,一下要跑泰國,一下要跑台灣,一下要跑歐洲,每天跑來跑去她累得都快嗝屁了!史上第一個過勞死的怨靈,她絕對是空前絕後...


而且,因為每天有挖不完的眼睛,她已經勞累過度,雙手都已經引發肌腱炎,逼不得已,她只好去買兩個湯匙來挖
....


某天,拍過見鬼10的新一代年輕偶像藝人_陳柏霖,因為某天晚間沒有通告,於是一個人心血來潮跑到戲院看了這一部片,看完這部片散場之後,都已經凌晨了。


他一個人走在回家的路上,心裡頭也毛毛的。看到路邊攤賣著關東煮,他決定前去吃一碗,熱熱身子,壯了膽子之後再回家。


『老闆娘,來一碗關東煮。』


顧攤的是一位奇怪的女人,頭頂都已經光禿了,剩下的幾繓頭髮,凌亂的披散在肩膀。她伸出乾枯的雙手,將一只碗端到陳柏霖面前。


『哇,老闆真大方,貢丸給好多啊。』陳柏霖拿起筷子就要大快朵頤。


但是當他夾起一個貢丸時,他發現不大對勁,因為貢丸上面怎麼有黑黑的東西?他仔細一看,不禁嚇得尖叫出聲!


媽啊,那一顆顆的貢丸,居然....都是人的眼珠啊!


他抬頭一看,路邊攤老闆娘...不,是恰芭,已經披頭散髮,張著血盆大口,揮舞著湯匙追過來!


陳柏霖驚慌逃跑之際,慌忙的將所有的眼珠都扔掉之後,抱著空碗和筷子,沿路不斷一直敲一直敲。因為見鬼10不是有教過嗎?一直敲碗筷發出聲音,鬼魂就看不到你!所以陳柏霖不斷敲碗筷,不斷跌跌撞撞的逃跑。


敲碗筷似乎奏效了,恰芭像無頭蒼蠅一樣,眼神兇狠卻到處亂竄的尋找著陳柏霖,但是陳柏霖因為慌忙逃跑,一個不小心跌倒了!碗硬生生被摔在地上,破得四分五裂。


陳柏霖情急之下,又如如電影情節一樣,趕快把握在手中的筷子塞進嘴巴裡,不斷的把牙齒敲得鏗鏘作響,一面驚慌的喊著:『不要阿嘔~不要阿嘔的演應啊......(不要挖我,不要挖我的眼睛啊!)又硬啊....(救命啊)』



最後,陳柏霖逃進了一間武術館,這時候他牙齒已經快被自己敲掉了,他手也酸得快抽筋了,但是逃到這裡應該沒事了吧?


『來者何人?』一個聲音突然響起。


他看見一位英目劍眉,神氣充滿沈穩內斂的青年人,看起來比自己年長幾歲而已。


『我......我被鬼追殺啊~恰芭.....』陳柏霖上氣接不著下氣,結結巴巴的解釋著。


『我叫葉問,年輕人,你說啥我聽不懂,我自個兒去出去看看好了。』


『別去啊...別去啊....』陳柏霖不停的勸阻,但是葉問還是出門去了。


突然門外一聲淒厲的慘叫__


慘了,葉問該不會已經遭到恰芭的毒手了吧?


陳柏霖在武館內發著抖,最後決定鼓起勇氣,到門邊一探究竟.....


只見恰芭跌了個狗吃屎,狼狽不堪的趴在地上,葉問狠狠的踩著她的頭大聲罵道:『鬼魂就了不起是不是?湯匙就很了不起是不是?挖眼就了不起是不是....我看你沒被教訓過,不知道什麼是中國功夫,我現在就叫你嚐嚐,中國功夫的厲害....




---------------------------------------------------------------

PS,好啦,我承認最後一段是小娜我自己掰出來搞笑的,其他我都很忠於電影劇情喔!XD


那是因為『鬼片』的預告實在太精彩了,所以沒膽又想看的我,就約了一大堆朋友去看,當天去看電影的友人,連我在內加一加總共有十四個,整整佔據兩排座位呢~呵呵!



可是看完之後,不能說這部片難看,而是因為沒有想像中恐怖,所以大家有一點失望。這部片在營造恐怖氣氛的時間太短,醞釀的時間不夠長,常常觀眾還在又怕又期待的時候,劇情突然急轉直下變成搞笑,所以等於大家還來不及被嚇到,就變爆笑了。



而且恐怖的橋段鋪陳得太少,就算出現也只有一下下,所以都是嚇一跳居多,並沒有延續那種會讓人心底發毛的感覺....



老實說恐怖指數真的沒有想像中高,因為真正精彩的就是預告片那幾段了。可能是因為我們這群人太搞笑,又或者這部片不夠恐怖,散場後我們一群人討論劇情,不知不覺竟然把鬼片續集討論成搞笑版,所以才有我後面延伸的KUSO橋段啦!


不過其實對於不常看恐怖片的朋友,『鬼片』驚嚇指數還是不小哦!


蓮娜VS蓮小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