蓮小娜的工商服務時間


從前從前有一隻鱉,
她總是伸長了脖子,
望向某個地方。
當某個人問她,
你在等誰呢?
她總是回答,
我在曬太陽,
沒有在等誰。


----------------------------------------

看著含辛茹苦養大的鱉女


就這樣拱手送人了


怎麼有種心痛的感覺?


原來人跟鱉之間,也會發生感情的


                                                                ___盧卡斯


------------------------------------------------------------------

從前從前,是說一個故事,很好的開頭,那怕它是那麼老調......


從前從前,有一個鱉女。


她的情感很豐富,她的愛情很執著,可是她爬行的速度很緩慢。


但在她成為一隻鱉女之前,其實她原本是一隻兔子。當她感覺到她愛上對方,喜歡上對方了,她就會沒有遲疑,沒有多想,用最敏捷的速度衝上前去,停留在對方的身邊。


可是她總是沒有遇到那個,可以陪伴她走完一生的伴侶。


有的伙伴,因為一些誤會離開她了,從此之後再也沒有回頭。


有的伙伴,把她當成使喚的對象,沒有好好珍惜愛護她。


有些伙伴,承諾會照顧她一輩子,卻從沒實踐過諾言。


有些伙伴,只是想遊戲人間,卻不說明遊戲規則就拖她下水,用心機傷害她。


可愛的、天真的、單純的、蹦蹦跳跳的小白兔,太過於傷痕累累。她好疲倦,她好累,她不懂為何她就不能單純的只要愛一個人就可以獲得幸福?為何最珍貴的情感,有很多時候,往往要用盡心機來談?為何在碰到對的人之前就一定要先遇上一堆錯的人,甚至,是不真心、不適合的人?


她雪白漂亮的毛皮,因為受傷而變得越來越灰黑骯髒,她曾經晶亮發光,充滿清澈的雙眼,也因為疲憊勞累而變得混濁,她因為體力透支,元氣大傷而再也跑不快、跳不遠。


小白兔覺得好累、好疲倦,她原本喜歡照顧別人的,可是,這一次她累得再也提不起力氣付出些什麼。


她心想著,我累了,我只想被照顧。


她心想著,我好痛,能不能不要再受傷了。


她心想著,我好睏,每次我都衝得那麼快,我想休息了。


又累又疲憊又髒又狼狽的小白兔,昏昏沈沈的睡去..........


當她醒來之後,她發現她的四肢變短了,她再也跑不快了,只能慢慢爬行。她發現她的身體變重了,因為不知何時起全身毛皮已經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副厚重、沈重的殼。她變成了一隻鱉!


改變最多的就是她的脖子,她的脖子變得可以伸好長好長了。因為她在傷心欲絕之際沒有說過永遠放棄希望。所以脖子是期待的象徵,讓她可以看到遠方道路的方向。


這隻鱉從此背著她厚重的硬殼,慢慢地爬啊爬的。因為沒有了靈活無邪的雙眼和亮麗的雪白毛皮,所以她不再那麼起眼,不再那麼受到注意。加上她硬硬的殼讓人感覺到距離,所以鱉女有很長一段時間沒有再受傷,雖然她還是孤單一個。


孤單的鱉女繼續向前爬呀爬著,沒有了華麗的外表。所以和她交朋友的小動物們都是真心且真誠的。鱉女和這些小動物們相處,感到很開心。可是她沒有放棄她的執著和期望,她繼續向前緩慢的爬啊著。


有一天,鱉女繼續伸長了脖子,望向遠方,雖然前方什麼也看不清....


『你是在等人嗎?』旁邊一顆石頭突然這樣問她。


『沒有啊,我是在曬太陽,沒有在等人。』鱉女逞強回答。


『那為什麼你總是望向某個地方?』石頭繼續問她。


『因為我習慣性東張西望。』鱉女繼續逞強回答。


石頭覺得鱉女很有趣,因為她裡面看起來是很柔軟的,但是外頭卻是厚厚的硬殼,感覺上充滿防衛性強的包裝。這一點看起來跟自己有些相像。


『鱉女,你要去哪裡?我們一起走吧。』


『我爬得很慢,你滾動得太快了,我跟不上你。』


『沒關係,我會停下來等你。』


『你沒看到我厚厚重重的硬殼嗎?那是用我的過去累積而成的,你看,多麼沈重....』


『沒關係,你累了。可以躺在我身上休息,你想曬太陽,可以趴在我身上。』


『我只想被照顧,而且我什麼都給不起你。』


『沒關係,我喜歡照顧人。而且,我的熱情很多,我可以給你很多。』


於是,鱉女和石頭就這樣結伴而行。


石頭滾動得很快,可是他總是會停下來等爬不快的鱉女。他真的就如他所承諾的,他照顧鱉女,下大雨的時候,他叫鱉女在她身後躲好,因為堅硬的石頭不怕大雨侵襲。天氣好的時候,他讓鱉女趴在她身上曬太陽......


石頭和鱉女,度過了一段愉快開心的時光。儘管鱉女還是爬得那麼慢,趕不上石頭滾動的速度。


如果愛是有期限的,那麼你會在這期限之前填上什麼日期?


如果等待是無期限的,那麼你會在這期限來臨之前守候多久?


有一天,石頭帶鱉女去曬太陽。然後....他悠悠的告訴了鱉女一句話:


『我喜歡上了一顆小皮球。』


鱉女沈默...


『請原諒我不能夠堅持下去繼續等你,因為你從沒說過到底還要多久,你才能靠自己爬到我身邊。雖然我曾經因為這樣的渴望而等待過,可是我不想再等待下去了....』


『請原諒我的提前退縮了,因為我不知道等待的期限究竟有多久。』


『那顆小皮球....很可愛嗎?』


『嗯,很可愛。很討喜,古靈精怪。』


『嗯,那你去追她吧。你的選擇離去,我無話可說,因為畢竟是我給不起你想要的。』


這一刻,鱉女流出了傷心不捨的眼淚,她承認她很難過,可是,老是倔強又愛逞強的她還是沒有開口挽留。


因為她知道這一刻的挽留,絕對,只是為了達到目的,讓石頭能夠繼續留在自己身邊。


可是,她的內心依舊沒有準備好,所以她依舊只能慢慢的爬著,一步一腳印的爬著,她變不回昔日的小白兔,可以蹦蹦跳跳的趕上石頭滾動的腳步。


那麼就算挽留了,石頭又留下了,依舊只能等待著鱉女慢慢爬到身邊的石頭,到最後終究還是一樣會太累而等待不了的。


所以鱉女流淚、傷心,難過.....還有更多更多的,是不捨。


她伸出再也爬不快的短短前肢,抱著高高壯壯,大顆的石頭。


『看著自己含辛茹苦養大的鱉,居然就要這樣拱手送給小皮球了,怎麼會那麼心痛呢?』


因為她知道,從今以後,前方不會有人繼續等待她。


因為她知道,從今以後,再孤單終究也只能剩下自己繼續往前爬。


『別忘記了你才是鱉女,一個永遠在逞強,有需要卻從不開口要的鱉女。答應我,以後不管你是不是一個人,記得對自己好一點,你真的很不會照顧自己。』

石頭看著鱉女傷心的模樣,終於難過得忍不住流下淚來。


石頭雖然外表看起來很堅硬剛強,其實,他的內心也是柔軟易心軟的。


『因為,我喜歡被人照顧。』


鱉女繼續用著短短的,爬也爬不快的前肢,用力的緊緊擁抱著石頭。


『你有沒有一點點捨不得我?』鱉女問。


『有,而且是很多,很多。』石頭答。


鱉女終於放開雙掌,從今以後,她知道她依舊還是一隻孤單鱉。再也沒有任何人在前方等她,再也沒有人在下雨天時幫她檔雨,天氣晴朗時讓她趴著曬太陽......


鱉女,背著沈重得不能再沈重的殼,繼續緩緩前進。


她知道她回不去當初的小白兔模樣了,她允許自己這樣不捨悲傷,那是因為她知道,只要再痛最後一次,她從今而後就無敵了!






從前、從前,有一隻鱉女,曾經是小白兔的鱉女。她總是抬頭望著某個遠方。


路過的動物,有時候好奇的停下來問,你在等誰?


鱉女總是回答,我只是在曬太陽,沒有在等誰......



----------------------------------------------


這是一個真實的故事,故事發生在我的周遭。我不知道這隻鱉女她的傷心會有多久長,可是,她的故事讓我不由自主的想到一首歌。那首歌形容的就像鱉女這樣,執著、害怕、卻又總是故作堅強.....


忘 我沒有很努力要自己去遺忘
那些和日記一起收藏的過往
孤單在思緒之中變得很漫長


想 我沒有很刻意讓自己不去想
那些和照片一起靜止的模樣
我學著堅強 堅強到不用學著不想 學著遺忘


還是害怕夜深人靜時總想起你
還是害怕不經意的聽見你的消息
然而當愛已經沉澱得太清晰
當擁有已經是失去 就勇敢的放棄


還是會害怕一個人時就很難忘記
還是害怕突然寧願當初沒有決定
然而當愛最後的出口是分離
我會這麼相信 走下去





創作者介紹

Bel far niente。ยินดี娜娜

蓮娜VS蓮小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禁止留言
  • 衣櫃
  • 如果我是鯊女,我會選擇用言語和行動述說自己的愛,不管自己是否恢復,也要讓石頭知道。

    如果我是石頭,我會在小皮球進入自己的心房前,先確認鯊女的心意…

    但現在,我會選擇用我所學,讓鯊女脫去一身的殼,變回小白兔…同時讓自己多了一個容納小白兔的空間在心裡,一塊往未來滾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