蓮小娜的工商服務時間





最近周遭發生了很多事
不知不覺
感觸突然就變多了些
這些彷彿自言自語的文章
就產生了
                                                                   __蓮娜




當時你離開後,直至現在,我已經很少想起你了


刺刺痛痛的感覺或回憶,不是已經不存在,而是出現的次數或在腦海中停留的時間,不足以影響整個心情。


很久很久已經不曾主動想起你,就算是一閃而逝的腦海波動,也幾乎已經絕了蹤跡。


已經對愛寓感到疲乏跟無聊。自你之後,我已經很久很久沒有遇到旗鼓相當的對手,互相擦出文字火花思想激盪的獄友(這是你形容的,你說愛寓是文字獄)。自你消失之後,任憑我有再多靈感思想、再多搞笑細胞,沒有人激盪火花,我的文字張力和熱力的確消沈很多。


最稱職的聆聽者、最好的朋友、最可敬的對手、最契合的靈魂伴侶、最多啟發的精神導師、最可愛的半大人半小孩,你都在我面前成功的扮演過。


唯獨專一的情人,相互陪伴走到人生盡頭旅程的伙伴,你失職得徹底。


我不恨你,可是我不得不承認我埋怨你....


有人曾經問我說,如果時光可以倒流,你的選擇還是會一樣嗎?


當時的我很堅定不移的告訴他,如果時光倒流,或許依然不會改變什麼,因為我想我的選擇還是一樣。即便我知道結果只剩下傷害。


可是經過了這些年的翻滾,我發現我的深信不疑的決定,好像有了不同的信念。


如果時光可以倒流,我想,重新讓我選擇,我不會再伸出友誼範圍以外的雙手。


因為除了埋怨,剩下的,對你只有想念。


不是想念我們曾經的情感,而是想念我們的無話不談、想念我們的精神交流、想念我們的創造記憶、想念你給我的成長和收穫。想念.....我們的相處像個知己的時刻。


我發現我從來不是想念我們的愛情,而是想念那些珍貴的、讓我有所成長的相處過程。





認識我的人都說,面對情感我總是不夠勇敢,所以才因此而失去了一個人。


可是在認識你的時候,我義無反顧的勇敢,卻因為我的勇敢而失去了一個人。


如果勇敢與不夠勇敢,在最後的最後,終究都只剩下一個人,那麼,我該選擇勇敢,還是選擇不勇敢?






我知道我沒有徹底遺忘你,可是你已經塵封在我的記憶角落很久很久了。塵封已久的記憶突然浮現,那是因為我在幾位公寓日記上,看見了相似的調調,相似的氣息。


有一位『獄友』喜歡研究軍事、歷史、文學、音樂,愛看非通俗小說,所以他寫的日記都是知識的分享,電影的感觸,個人對事物的細膩感想。


另一位『獄友』文筆流暢,寫起關於情感的文章深刻細膩,娓娓道來。間或詼諧幽默,頗有你日記的味道。


還有一位『獄友』,他的思想跳躍,腦袋靈活,創意無限,新梗很多。聰明如斯文字卻盡耍北七,重點是梗還不低俗,笑點高文字水平也高。



在他們的字裡行間,我都看見了你寫文的影子。



影子,才是影響人最深的。那是一個不會讓人想要掙扎擺脫,心甘情願的制約。


有個男孩和初戀女友
分手已十幾年,但是他依舊記得那個女孩教會他的事。


有個女孩已經記不住某個情人的長相,可是她永遠記得對方糾正過她『坐姿要端莊』,所以即使那個人早已不在身邊,她到哪兒依舊正襟危坐。


有個男孩的摯愛已經上天堂,可是每一年女孩的生日,他還是會訂女孩最喜歡的餐廳,買她最喜歡的蛋糕,在午夜十二點之際為她唱『小情人』。


有個女孩在跟戒煙成功的男友分手之後,卻開始學會抽煙,點著、燃燒著,那個男孩慣抽的牌子。



最後,影響最大的無形,住進了心底,成為了影子。而影子,無聲無息,卻如影隨形。




或許情感已經逝去,有形的物品也可以毀棄。但是無形的、已經被影響被深植的習慣或觀念,就那麼根深蒂固的躺在心底。當感情已經徹底逝去,想念人也變成了多餘之際,這才是最巨大的、不容抹滅的痕跡。



你從出現到離開,教會了我很多很多,可是你唯一沒有教懂我的是,若勇敢與不夠勇敢都注定失去,那我該選擇勇敢,還是不勇敢?




這是我最後一次寫你了.....


在過了N年之後。


我唯一沒改掉的,依舊是碎碎念吧。


呵~~




 

創作者介紹

Bel far niente。ยินดี娜娜

蓮娜VS蓮小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禁止留言
  • 訪客
  • 不論選擇勇敢或是不勇敢,都需要勇氣來堅持過程與面對結果,

    我想,不是要選擇勇敢或不勇敢,

    而是要選擇不強求,或是不後悔...